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小说 >  正月初二轶事 >

正月初二轶事

来源:最佳文学网 栏目: 文学小说 作者:文学爱好者时间:2019年10月03日 10:36热度:145℃

忙碌了一年,着实有点累!喝了几杯高度蒙古烈酒“闷倒驴”,好大得劲,竟真的给闷倒了!

塞外的小村庄,今天是腊月二十九,明天是大年三十,年味越来越浓,人们大都在家里忙年,街上人并不多。光光的水泥路面,路两边清一色的法桐树整齐的排列两行,树龄不大,长得倒挺快,栽的时候,树干的粗细,手都能攥过来,才几年的光景,那树干都有碗口粗了!树不很高,那是人为造型所致,那枝杈几乎是平铺伸展,冬日里掉光了树叶,弯曲劲展,尽透着艺术的韵雅!树枝的掩映下全是水泥浇铸的砖混瓦房,寒冷的冬日里,略显孤单清凉。这些都看习惯了也不足奇,倒是那家家挂起的大红灯笼,煞是亮眼,个个透着祥瑞!

全不见了从前的满是农村特色的农村村味——土路随房弯,房随弯路建,坯房高低走,残差不整齐,篱笆门子土院墙,墙头荒草风中乱摇晃——说起这墙头草,忽然想起一事,直到现在还颇觉有趣——记得有一次,一只硕大的黄鼠狼,想翻墙而过,眼见的蹿上了墙头,两只前爪却搭在了一棵随风摇晃的芦苇上,这芦苇根浅,那经得住这黄鼠狼子一折腾,也是活该那黄鼠狼子时运不及,竟随着那松土而出的芦苇跌落墙下,稳稳妥妥跌了个后腚蹲,那黄鼠狼子倒是个顶跌的,却不顾的屁股痛,吱——吱——吱地怪叫了几声,打个滚顺墙根鼠窜而去——细听那叫声,竟连成一句话——墙头芦苇,头重脚轻根底浅,嘴尖皮厚腹中空!也不知那黄鼠狼子是想说那芦苇长得太肤浅,还是怨自己太失算——总之这黄鼠狼子竟会说人话!——想一想倒觉得好笑!

起风了!朦胧中听着外面有人嚷着:快看那大片的黄云,像是扬起的黄沙,铺天而至!那风就呼呼地刮了起来,隔窗犹闻。听那风俞刮愈大,又有人叫了一声,说是灯笼给刮跑了!——身子醉了心不醉,我是不怕的,我提前在网上买了一个万能遥控器,这回正好能派上用场!心里这样想着,倒是想着看那风真能把我家的灯笼刮起来——人有时喝醉了会产生幻觉,不知是真是假,放眼望去,那灯笼还真的随风飘了起来,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那么多!全都在空里随风旋转着飘着,漫天的灯笼,像是一朵巨大的莲花天空中盛开,天空开始变得五彩缤纷!

大年三十,阳光明媚安详康泰,二十九的狂风刮走了,旧年晦气,大年三十风和日丽,为过去的一年划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为新的一年揭开了崭新的一页,祖国将更加繁荣昌盛,人民永享盛世太平!

问及他人,二十九日,确实刮起过大风,提起灯笼飞天一事,倒是一阵好笑!细看那灯笼却是门前挂的好好的,或许真是我的遥控器起了作用,也未可知,回头去看别人家的灯笼也都挂的好好的,到底是真是假?不去想了,反正是好兆头,于是我又是独自哑然失笑!

友情链接

热门标签

精选美文| 每日趣读| 故事汇| 星座运势| 情感故事| 文坛动态| 原创推荐| 文学小说| 现代诗歌| 励志文学| 短篇文学| 经典散文| 文学随笔|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7 www.fazj.org 最佳文学网 版权所有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