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小说 >  怀揣一方土地 >

怀揣一方土地

来源:最佳文学网 栏目: 文学小说 作者:文学爱好者时间:2019年09月30日 13:38热度:181℃

今年初六,因工作安排有幸来到了离镇相对较远的山里工作一日。说到有幸,当然是有的,相比工作在过年氛围尤为浓厚的那几天,自然能这样说。我所在的山脉属于缙云山脉,那绵延的山峦,可以说是一道天然的屏障,将璧山和江津的地理位置明显地划分开来。那缭绕在山间的缥缈的烟云,氤氲着犹如睡眼惺忪的孩子刚睁开双眼感受世界一样的迷幻,迷幻中可见若隐若现的重叠的山头,宛若仙境。

 

在山上转悠,山里的空气带有一丝寒意,偶尔还是会因体温的不协调自发地颤栗。环顾四周,到处生机勃勃。

 

山间欢腾着潺潺的流水,大地上零星地点缀着些许野花,老气的松在微风的拂动下缓缓地伸展着筋骨。最让我有所感悟的是那防火通道两旁露出的新绿,这样的绿从灰白、枯黄相间的暗色调中映射出来,像翡翠一样地吸引眼球。我始终相信小草的绿是生命的颜色,也是新旧事物更替的结果;我也相信小草的破地而出是受到某种力量的牵引,兴许我们能从阳光、雨露、土地、野草、微生物身上找到答案;我更相信,它们心中定然怀揣一方土地。草需要在生与死的不断轮回中完成对生命的解读,这个过程中充斥着漫长的黑暗,还有难以述出的“重生”的痛苦。它们一次次地将自己的躯体植入土壤,从每一个腐坏的细胞中搜寻着来时的记忆,然后在大地上呈现崭新的面容,最终以铺天盖地的绿来诠释对大地的一片赤诚。总之,不管岁月的磨砺使得它们在黑暗的阴影里如何的煎熬,只要到了来年,它们总能为这片土地贡献点儿什么。

 

路上,我还看见一株苍劲的不知名的树挺立在陡峭的悬崖边,它不受任何庇护,坦然地裸露在有雾气缭绕的环境中,想必它在风霜雨雪的天气里也是如此释然。尽管它表现得从容,可是仍会像脚下突兀的石头,日日受着环境的磨砺,时刻经受孤独的侵蚀。不同的是,不论日子怎么推进,树仍然是树,而且变得更为坚韧;而石头已非石头,它的躯体在日晒雨淋里被消磨吞噬,继而成为游离的砂砾,失去了根。

 

这棵松树就在这静好的岁月里,不断地从石头的躯体里汲取养分,生长出强大的根系,以至于牢牢地攥紧大地,甚至成为了一个坚挺的守望者,继而在任何时候都能平静地凝视渊谷或仰望天空。这样的姿态是何种的美丽!我试着从它美丽的背后揣想,这样的美丽带着一股怎么样的味道——我想那应该是一种难以想象的坚强与无畏。当然这股劲不止来自于树的本体,还来自于大地。大地就像一座牢固的房子,树的根系就住在里面,任凭山风如何肆意、暴雨如何强劲、霜寒如何彻骨,树都能泰然处之,就像那翱游弋在浪头的海鸥,总是表现得从容随意。话说回来,我们更多的时候只是惊艳于树的生存姿态,却不知道它脚下的土地一样美丽。

 

路上走着,隐约听见一种声音从远处传来,它隔着多个山体,隔着分布不均的空气,就像邻家的絮语,又像天边的闷雷,还像远方的鼓声。没过几分钟,声音渐渐清晰了,眼前经过的是一辆漆有大山颜色的森防巡逻车,车顶安置着一个喇叭,这声音就是从这里出来的。一路上,只要巡逻车经过哪里,相关法律条例的宣传便也传到了哪里。

 

我来到一个岔路口,有一群人正集聚在那里。我朝着前方走了过去,只见一位身着黄马褂,臂膀戴着印有“森林防火”字样的红布笼子的人站在人群中,他正努力地劝说着执意上山祭祖的外来人群。幸运的是,经过苦口婆心地劝说,上山的人放弃了鞭炮和纸钱,唯拎着花束上了山。待上山的人渐渐离去后,他继续沿着环山公路漫着步,表情很淡然,好像刚才的事情丝毫与他无关,又好像他已经对这样的插曲习以为然。他的步子迈得很稳,稳到每一步似乎都与脚下的土地黏在一起。这样的护林员我见过很多,几乎都是当地村民,他们的形态特征似乎没有任何关联,但有一点共识是值得肯定的,那就是一份责任。他们深知,脚下的土地源源不断地供给他们甘甜的水源、清新空气、纯美悦耳的声音、各种绿色食物以及大山的温度,为他们解决了生活中的多数困扰。为此,他们情愿行走在酷暑难捱的日子里,甚至有的时候因突发情况撇下煮到一半的午餐,不论如何,他们总是表现得义无反顾。

 

一路上,感慨挺多的。不论是对于草的惊艳、树的感慨,还是人的情怀,一切都与脚下的土地深系着。大地上的每一种生命,从开始呼吸,直至死亡,永远受到大地的无私眷顾。为了回报大地,它们用切实的美丽,抑或是真诚的行为来进行诠释。眼下,人们为了更好地改造环境,有的不尊重自然,不尊重脚下的土地,破坏了生态,从而造成了不可逆转的后果,取而代之的是环境的报复。在这片可爱的土地上生存,我们应当始终怀揣一方土地,学会敬畏,学会用恰当的方式来回报自然,哪怕是一份美丽、一份责任、一份真诚,足以!

友情链接

热门标签

精选美文| 每日趣读| 故事汇| 星座运势| 情感故事| 文坛动态| 原创推荐| 文学小说| 现代诗歌| 励志文学| 短篇文学| 经典散文| 文学随笔|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7 www.fazj.org 最佳文学网 版权所有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