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坛动态 >  米珊珊的疯狂 >

米珊珊的疯狂

来源:最佳文学网 栏目: 文坛动态 作者:文学爱好者时间:2019年08月02日 14:09热度:82℃

米珊珊是我的姐姐。

 

说句公道话,她长的确实好看,太过亲近我反而写不知如何写她。我敢打赌,你能想到最美丽的容颜比起米珊珊总差了那么一点。她的美是没有人可以打扰的。当然我今天无心讨论这些,就在前不久,她死了。

 

人们都为她的死扼腕叹息,毕竟她才走过25个春秋。关于她的死众说纷纭,有人说被高利贷逼死的,也有人说为了男人情杀的。最终,法医给出的结果是重度抑郁自杀,我怎么都不会相信米珊珊患有抑郁症,为了感情走极端这我到能信几分。

 

米珊珊天性活泼,属于那种很“二”的女孩,尤其在我面前她更加肆无忌惮,她学吉普赛的流浪歌手,拿碳素笔给自己画一把胡子,用扫把当吉他,扮各种鬼脸,还让我假扮绅士对她崇拜的五体投地。在我面前学走猫步,屁股扭的极度不合比例,这不是小时候的故事,而是我成长里一直有的记忆,她会被自己胡闹笑的眼泪婆娑。当然,外人可就没有这个“福分”观摩米珊珊的另一面,如果需要,她会把自己伪装成世界上最单纯的淑女,连说话都放慢一个节拍,我很佩服她收放自如的本领。但真正的米珊珊是个“调皮”“跳跃”“不按常理出牌”的人。

 

 

 

高中毕业,米珊珊就没有再上学,去了南方,学了纹绣师,回来还带了个男朋友,头发大爆炸的那种,爸爸火冒三丈赶走了那个不谙世事的男孩,可米珊珊是带他回来结婚的,她说那是她的真爱,爸爸可顾不了那么多,米珊珊几次逃脱去寻找男孩,可都被老爷子制止,最后米珊珊拿起剪刀准备自尽,割的血流了一地,这可吓坏了老爷子,藏匿了家里所有的凶器后,愣是活活的陪着她痛苦了一个多月,她很孝顺,看到苍老的父亲难过,最后基本妥协了。

 

在米珊珊出事的最后几天,她看起来完全夸了,精神萎靡不振,发疯的借贷,在我面前说着说着就开始抽泣,我问她她又不回答,只说“你能再借我点钱吗?”。我把自己的储蓄全给了她,还从朋友那挪用了不少,后来才知道家里人凡是能借的她都借了,我们统计了一下,借款总额将近90多万,开始的时候,没有人知道这些钱去了哪了?她需要这么多钱干嘛?

 

米珊珊开了一家美容院,客源稳定,每个月都有两三万好赚,在家里她是活的最滋润的一个,她穿衣都是名牌,时不时的国内国外旅游。她有个男朋友,我见过几次,那男人看起来老实巴交还是个有家室的人,听米珊珊讲正在办离婚,可三年了婚依旧没离,后来他们分手了,米珊珊又交了新的男朋友,还带回家来,可有几次我发现米珊珊还和那个有家室的男人来往。为此,我问过她,她的回答是他们有些经济问题还未处理。

 

后来听二姐讲,米珊珊曾向她透露过,她爱的那个有家室的男人资金周转不灵,他们一起向网上贷款公司申请了一笔20万的贷款供他使用,月息三分八。可后来的事谁也无法控制,贷款迟迟还不上,男人依旧没钱,利息越滚越多,他们是共同担保贷款人,高利贷公司催逼恐吓,不给时间也毫不留情,米珊珊把美容院折价转让,又和亲戚朋友借贷弥补高利贷的黑窟窿。可事实上,贷款越还越多,恐吓也越来越没有底线。后来的短信显示:某网贷公司“今天无论如何先还3000元,后果你知道,5点之前”。米珊珊的回信“今天实在借不到,明天行吗?”某网贷公司:“再说一遍5点之前。”

 

 

 

“还债几乎成了我的全部生活,只要睁开眼睛,就会有无数条逼债的短信,从哪里能弄到钱也是她唯一的想法”米珊珊曾向她的一个朋友说起过。

 

听他们讲,那个有家室的男人也着急想办法还了部分贷款,可离还清全部还有漫漫长路,最后男人索性关机玩消失,所有的压力一股脑都堆在了米珊珊头上。她新处的这个男朋友本来很爱她,也替她还了部分债务,可后来打听到米珊珊是为前男友还债,一气之下离开了她。留下米珊珊一个人面对无尽的暗夜。

 

我最后一次见她是在胜利街,她完全像被魔法控制了,眼圈发黑,嘴唇干瘪,不问青红皂白的让我替她想想办法,“再帮弄点钱”,焦急不安,眼神可伶的要命,我给了她1000块。

 

到今天那个有家室的男人依旧杳无音信。米珊珊尸骨未寒,逼债的短信蜂拥而至,各种威胁恐吓让人颤栗,打开米珊珊的手机,她留有最后一条遗言:“你们别指望我在还一分钱,这至始至终就是个骗局,想要钱是吗?那来我的葬礼上取吧哈哈哈哈哈哈!”

 

 

 

友情链接

热门标签

精选美文| 每日趣读| 故事汇| 星座运势| 情感故事| 文坛动态| 原创推荐| 文学小说| 现代诗歌| 励志文学| 短篇文学| 经典散文| 文学随笔|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7 www.fazj.org 最佳文学网 版权所有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