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利率市场现状:七大利率如何传导?

日期:2020-02-21 15:12:00 作者:期货资讯 浏览:175 次

在本专题的下篇,我们将进一步对未来中国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的方向进行讨论,基于推进现状与国际经验推演后续改革的可能道路。

风险提示:利率市场化推动不及预期。

目录

1 缘起:利率市场化的背景与意义

1.1 利率市场化——让市场对资源配置起决定性作用

1.2 早期管制的缘由——金融约束支持发展

1.3 更可靠的货币政策——从数量型目标到价格型目标

1.4 更发达的金融市场——被削弱的管制效益

2 鸟瞰:中国利率体系总览与市场化现状

2.1 货币政策利率——市场化运作的总闸门

2.2 银行间市场利率——“银”与“非银”间略有阻滞,整体高效传导

2.3 交易所利率——市场分隔显著,传导部分受阻

2.4 存贷款利率——仍受隐性管制

2.5 标准化债权利率——传导机制不成熟,形成受多因素干扰

2.6 非标准化债权利率——“狂暴的欢愉”与“狂暴的结局”

2.7 其他利率

3 历程:利率市场化,风雨二十五载

3.1 存贷款利率市场化

3.1.1 贷款利率市场化

3.1.2 存款利率市场化

3.1.3 境内外币利率市场化

3.2 构建市场利率体系

3.2.1 银行间同业拆借市场利率先放开

3.2.2 债券市场利率接着放开

3.2.3 Shibor成为货币市场的基准利率

3.3 央行利率体系改进

3.3.1 实行再贷款浮息

3.3.2 超额准备金存款利率作为货币市场利率下限

3.3.3 取消邮政储蓄补贴

3.4 小结:中国利率市场化进程

正文

1 缘起:利率市场化的背景与意义

1.1利率市场化——让市场对资源配置起决定性作用

利率市场化就是让市场在资金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2013年,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提出“紧紧围绕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深化经济体制改革”,而利率是资金的价格,利率市场化改革也就是让市场在资金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改革。

当前主流经济学理论主要从产品市场与货币市场的同时均衡来刻画利率的决定。产品市场中,居民对“资本节欲”的倾向与对当前消费的时间偏好程度决定了储蓄函数,企业对投资回报率的预期决定了投资函数,储蓄与投资共同形成了产品市场的利率-产出均衡;货币市场中,居民出于交易、预防、投机三大动机形成的流动性偏好决定了货币需求,而央行决定了货币供给,货币需求和货币供给共同形成了货币市场的利率-产出均衡。于是两个市场的同时均衡决定了利率,这就是理论上的利率市场化决定。

中国利率市场现状:七大利率如何传导?

1.2早期管制的缘由——金融约束支持发展

中国利率早期处于高度管制的状态。改革开放前利率完全由中央计划确定,这同当时的计划经济体制相一致;而改革开放后很长一段时间内也继续保持管控,放松主要限于货币市场,且极为谨慎,对市场化行为有保有压,而存贷款利率这一终端利率更是一直受到高度限制。

早期这种高度管控主要是为了通过利率管制使商业银行体系发挥出类似政府开发性金融机构的功能。斯蒂格利茨的金融约束理论指出,政府通过对利率进行管制,能够帮助银行防范道德风险、创造经济租金,从而提升银行的“特许权价值”。为了获得这一“特许权价值”,银行愿意接受政府的信贷政策,从而支持政府主导的开发投资;而降低了的道德风险也能够刺激银行更多地发放贷款,从而支持实体经济融资。相比于一开始就放开利率市场化,这二者都更加有利于金融发展水平较差的国家迅速提升自身的金融深化水平。

但是,金融约束与利率管制的逻辑是自我削弱的。金融约束成立的前提是金融市场不发达,而金融约束却又帮助促进金融深化,这使金融约束的效果无法长期持续。一方面,随着金融市场逐渐成熟,市场配置资源的能力在加强、而管制带来的益处则在减少,引导我们转向更高效的资金配置方式;另一方面,随着金融深化,利率管制下适用的数量型货币政策逐渐变得低效,而通畅的利率传导机制是实现货币政策向价格型转型的必要条件,因此货币政策的转型要求也督促我们建立市场化的利率形成机制。

中国利率市场现状:七大利率如何传导?

1.3更可靠的货币政策——从数量型目标到价格型目标

新时代下中国货币政策亟需转向价格型目标。



上一篇:上一篇:利率市场化改革的“最后一公里”——稳妥推进利率“两轨合一轨”
下一篇:下一篇:一文看懂中国利率市场化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