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深深浅浅话友情 >

深深浅浅话友情

来源:最佳文学网 栏目: 情感故事 作者:文学爱好者时间:2019年10月09日 14:48热度:133℃

——回复为何绝交 亲,这段时间在忙,被一些琐碎牵绊着,步履维艰。直到今天才看到你的e-mail.抱歉的话也都收起不说,还望谅解。 那天只是手机QQ,看到你的留言,着实有些忐忑。再看到邮件中关于“绝交”的字样时,已是惶恐万千。 想想,曾经一起的日子,那

——回复为何绝交

亲,这段时间在忙,被一些琐碎牵绊着,步履维艰。直到今天才看到你的e-mail.抱歉的话也都收起不说,还望谅解。

那天只是手机QQ,看到你的留言,着实有些忐忑。再看到邮件中关于“绝交”的字样时,已是惶恐万千。

想想,曾经一起的日子,那些春光灿烂的时光,恍惚就在昨天。难忘初到西安时,你的关照,忙前跑后,无微不至,叮嘱万千。一句“我走了,怕你哭”更是让我感动不已。亲,关于你的好,我怎可忘记,怎会忘怀。离开西安,毕业以后,我们奔波辗转,忙碌着关于工作,关于婚姻,关于家庭,种种。这些就是成长的代价吧。

不说,就是不变。永远不说,就永远不会改变。中学时的感情,四个人的姐妹情谊,是根深蒂固的。即使我们的联系少之又少,可是我们不会忘记彼此的,不是吗?总是时不时想起曾经一起,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美好。亲,环境在变,生活轨迹在变,人在变,可我们的情感不会变。我们谁也不舍得将其改变。

亲,好久了,没有一起说说话,聊聊天,甚是怀念。就凌乱、琐碎的现状跟你说说吧。很多时候,生活中,一些人,一些事,一些琐碎,让人措手不及。本以为的美好未来,其实是被虚幻朦胧了眼眸,让人看不到明媚;本以为的柳暗花明,在一段时间以后却依旧山重水复;一段时间里,我才发觉,现实是可怕的,而可悲的却是一直以来逃避着,不愿正视现实的那个天真的大孩子。

亲,感情是两个人的,婚姻却是两家人的。殊不知,两个地域的交流如同一场战争,而此时的我遍体鳞伤。想起张小娴说过的两个人的地域,那些关于家庭,关于教育,关于信仰,关于观念种种。似乎两家人并无交集,除了他和我。一段时间里,艰辛的蹒跚在那条看不到尽头的路途,所谓幸福遥遥无期。

宇说,我是有信心的,你要相信我。

我笑了笑,不做声。

时而会想,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走到一起。那时在亲戚朋友的重重阻碍下,我坚持着要跟他在一起。似乎只有他才能给我快乐、幸福。回想,2012年4月1日距离2013年1月14日也才不过大半年时间,可我却感觉走了好久、好远。

曾经你说,我是个幸福的孩子,身在福中不知福。我以为会是如此。可是生活总是如此折腾。本以为自己是个自以为是,喜欢在幻路中求索的,不安分的孩子。最后才恍惚明白,原来自己就是个很现实,看重物质的人。只是那些因子潜在骨子里,不被发现。曾经为了亲情,舍弃了原以为会是一辈子的爱情。曾经以为会远走他乡,去那个梦想的地方。可偏偏那时,爸爸生病,弟弟出走,我留在家人身边。从此与樊天各一方。彩云之南也遥不可及,永远只就是梦想的地方了。我把他归于学生时代对未来的不真实的美好憧憬。

曾经大家都在好意撮合宇与我。那时即使与他很熟、很好、很近,却从不曾想过要与他在一起。那时似乎与宇的关系很微妙,在友情之上,爱情之外。与他只能是朋友,永远的朋友。现在回想或许还有点暧昧,只是不自知罢了。

对的时间,对的地点,遇到对的人。无疑,与宇的邂逅是适时的,他给了我柳暗花明。作为结婚对象,宇理应是不错的人选。换句话说,他更适合我。文科班出身的我感性,法学院的他理性,我们的结合算是一种形式上的调和吧。

宇待我很好。跟他在一起,踏实、安全。想想人生大抵如此。稳定,恬淡,快乐,就很好了。这些平平淡淡,点点滴滴就是幸福的诠释吧。本以为就可以如此平顺,安稳的在一起。行走在生活的轨道上,各自上班忙碌着,赶到一起休假的时候,遛遛街,看看电影,或者下盘跳棋,玩会纸牌。他打网游的时候,我喜欢站在他的身边,问问东,问问西。他时不时转过头给我一个微笑,一个吻。偶尔也会买点材料回家,他做一些香喷喷的饭菜。每每此时,我总会贪吃,然后又喊着吃的太撑、太撑,他就笑我像个不知饥饱的小孩子。生活若是一直如此,那该多好。

提及谈婚论嫁,我们满心欢喜,像是找到糖果的小孩。可是当两家人面对面坐在一起,闲话家常,商讨关于婚姻的事时,才知道我们把事情想的太简单。第一次见家长,他爸爸喝的酩酊大醉,大家也就不欢而散了。矛盾从一开始便滋生了,而宇是个不怎么善于处理应急,且很听他父母话的孩子。每次他都会用不知,不懂之类的话搪塞我。似乎从那天起,我们便各怀心事,偶尔的电话聊天,也不过寥寥几句,说一些不着边际,无关痛痒的话。

友情链接

热门标签

精选美文| 每日趣读| 故事汇| 星座运势| 情感故事| 文坛动态| 原创推荐| 文学小说| 现代诗歌| 励志文学| 短篇文学| 经典散文| 文学随笔|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7 www.fazj.org 最佳文学网 版权所有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