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恰似你的温柔 >

恰似你的温柔

来源:最佳文学网 栏目: 情感故事 作者:文学爱好者时间:2019年10月03日 10:37热度:183℃

这是一首歌的名字。 我很难说出听着或唱着这首歌时的确切感受,最初的那把吉它依然静静地挂在墙上,只有它不时地向我叙述当年我曾拥有的那片蔚蓝的天空以及那个蔚蓝的故事。 她叫雯,是我们班最漂亮的女生,我们开始交往的原因是因为她对我的一种同情。我是

这是一首歌的名字。

我很难说出听着或唱着这首歌时的确切感受,最初的那把吉它依然静静地挂在墙上,只有它不时地向我叙述当年我曾拥有的那片蔚蓝的天空以及那个蔚蓝的故事。

她叫雯,是我们班最漂亮的女生,我们开始交往的原因是因为她对我的一种同情。我是山里的孩子,第一次从遥远的山区来到这个繁华的省城,土气得像我身后的大背包——我母亲特意为我缝制的。

雯第一次来到我们宿舍,看到我铺上那带有花格子底纹的被褥,便笑着问:“这是谁的被子啊,还这么土气。”舍友们眼睛都齐刷刷地看着我,我一下子羞愧到了极点,恨不得能像土行孙一样钻到地下。雯似乎感觉到对我的不经意的伤害。她走到我身边,轻声地向我道歉,那声音轻得也只有我一个人才能听见。

坦白地说,对于这种有意无意的嘲弄和伤害,在高中时我就已经习惯了。我从来就没有也不想与人辩论什么,我本来就是一个农村的孩子,家里很穷也是事实,越去辩解越会招致更大的伤害。我只有一股脑儿地钻进书本,以学习成绩的优异让那些人汗颜。在大学里我也是如此,学习之余,我还喜欢写些东西,如果说一个月后在校刊上登载的一篇散文让同学有些惊讶的话,那么两个月后的一张汇款单更让他们目瞪口呆。我也从雯的眼睛里读出了羡慕与崇拜。

那个周末,我一个人在宿舍看书,雯来了,她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大声地喊着别人的名字,而是静静地坐在我的对面。这是我第一次单独与女同学坐在一起,我也是第一次仔细地看着雯那张圆圆的脸。我忽然想起我那在家放牛割草的妹妹,想起了扛着犁耙的父亲那瘦小的身子,我仿佛又回到了山坳里的村庄。我开始给雯讲述千里之外的贫困的家乡,讲起了山上随处可见的映山红和一些不知名的野果,讲起了为我辍学的小妹。雯一直不作声,我看见了泪水在她眼眶内滚动。这使我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感动,很少有人能这么认真地听我讲述这么多的故事。

从此,雯总是找借口到宿舍里找我,借书再还书,我们的交往便多了起来。雯是一个多才多艺的女孩子,但为了我她不再去舞厅,周末的晚上我们猫在她的宿舍听歌,一首《恰似你的温柔》我们听了一遍又一遍。雯听这首歌的时候特投入特动情,为了雯,我偷偷地开始学弹吉它。

十九岁生日那天,雯把我叫到她的宿舍,她说要送我一个礼物。我一眼就看见了挂在她床头的那把崭新的红棉牌吉它,雯为我付出了许多,我无力承载,但我还是接受了雯的一番好意。我调好弦为她伴奏,刚开始还有点手忙脚乱,慢慢的我熟悉了许多,雯唱起了她最喜欢的那首歌,我没想到我们配合得如此默契。雯就坐在我的身旁,她的发丝不停地嗅入我的鼻孔,有种沁人心脾的芬芳随韵而升。也就是在那个晚上,在学校篮球架的后面,我第一次鼓起贼胆拥抱了雯。

我们就这样相恋了,在四年的大学生涯中,我们一起爬过岳麓山,在烈士公园里划过船。在一个水库实习时,我们一起散步时迷了路,急得带队老师发动全班同学搜寻。星期天我与她坐上公共汽车到郊区捉泥鳅、抓黄鳝,我喜欢看她抓到黄鳝时尖叫的样子。我没有钱陪她跳舞,没有钱陪她上街买时装。那时我们最大的奢侈便是晚上散步后到附近的一个小餐馆吃水饺。我们一般点上一斤,雯一般只吃几个,然后她侧着头看我狼吞虎咽地干掉这一斤水饺。她说她看我能吃这么多水饺很开心,我却没有告诉她在高中时一个南瓜汤我也能干掉八两饭。

我和雯的相恋,让很多同学都大跌眼镜。有几个同学偷偷地叫我牛粪,来自城市又是家里的独女的雯,无论在哪方面我都配不上她。而雯丝毫不在意别人的非议,她说我即使是一堆牛粪也是一堆很特别的牛粪,而她是一个拾粪的女孩儿。

快乐的日子并不长,四年的大学时光很快就过去了。毕业前夕雯找到我,她说她父母五一会到学校来,她已经给他们介绍了我,并要陪我到街上买一套体面的西装。她说如果我愿意,分配的事不要我操心,她父母会处理好一切。雯说这些话的时候正是夕阳西下的黄昏,我们一起站在学校的桂树下,她游弋不定的眼睛不时地望着远方的天空。我为雯的纯情深深地感动。山里的孩子一直拒绝眼泪,可是那一夜我辗转反侧彻夜难眠,在泪水中我理智地思考这突如其来的机遇。

友情链接

热门标签

精选美文| 每日趣读| 故事汇| 星座运势| 情感故事| 文坛动态| 原创推荐| 文学小说| 现代诗歌| 励志文学| 短篇文学| 经典散文| 文学随笔|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7 www.fazj.org 最佳文学网 版权所有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