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何时你才能淡出我的记忆 >

何时你才能淡出我的记忆

来源:最佳文学网 栏目: 情感故事 作者:文学爱好者时间:2019年09月07日 09:23热度:133℃

【一】 我时常会想起老李来。 老李是我从前的同事,一个长得不怎好看,却十分招人待见的瘦高个儿老头。我说我会想起他来,是因为,即便我用尽浑身解术再怎么努力也休想再见到他! 如果,老李还在,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会这样深刻地想念他。一定不会。我想我

【一】

我时常会想起老李来。

老李是我从前的同事,一个长得不怎好看,却十分招人待见的瘦高个儿老头。我说我会想起他来,是因为,即便我用尽浑身解术再怎么努力也休想再见到他!

如果,老李还在,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会这样深刻地想念他。一定不会。我想我也像很多不免流俗的人一样,总是更容易想念一个不存在于现实生活里的人,准确的说,我们都容易迷恋和依赖在属于自己的,某个时间段的回忆里,而现实中的一切,又总是被我们拒之在心门之外。

老李他真的已经离我很遥远了——这一点我一清二楚。他所在的位置是我完全不能想象的遥远,无法用公里或者数字丈量。我无法得知,他现在生活的那个世界是个什么样子?他每天都做什么?是不是像我们曾经面对面工作时那样,常常大眼儿瞪小眼儿的干坐着,一坐就是老半天?或者抓住一个什么话题就开始了激烈的讨论,他在那里有没有遇到一个像我一样,被他视作没心没肺的傻老妹一样的同事?

【二】

我调到新单位的第一天,并没见到老李,也不知道有老李这么个人。办公室里有两张桌子,它们背靠背贴墙摆着,桌子的姿势证明除我之外,一定还有另一个人坐在这里。我被主任指派给其中一张桌子的时候心里这么想。不知道,从今往后,那个和我每天面对面坐着的人是个什么样儿?男的还是女的?直觉告诉我,对面应该不是女的。尽管任何迹象都没有,我还是蛮有信心的相信了自己的直觉。胖的还是瘦的?这些都不重要,我想,最好那个人不要抽烟。因为,我对抽烟的人,对烟的气味,到了无法容忍的地步。我曾经因为父亲退休后抽烟,从家里搬出去住,我曾经在一场酒席过后,被抽烟人的烟雾熏得呕吐不止,我曾因为老公吸烟提出过离婚……这样想法刚一冒头,一股浓烈的气息鬼魅一样,从什么地方丝丝缕缕钻了出来,直往我的鼻孔里钻,就像给我的回应一样。我低头四下搜寻:办公桌底下,靠墙的角落里,沙发底下,门后墩布底下,一堆一堆焦黑暗黄的烟头火柴棍,像一群群小动物沉积的尸骸散发着令人厌恶的气息。

我开始了大扫除。角落里的污秽,被我一点一点清除出去,我挪动沉重的桌角,掏、钩、扫、洗、擦,一遍又一遍,直到坐下来,再闻不到它们散发的气息。第一天,我累得腰酸背痛。

我得声明:我这样做,可不是为了给新领导留下好印象,我一来没事可做,最主要的一点,我喜欢自己办公环境清清爽爽干干净净的。如果时间长久的话,我会把我的办公场所布置成温馨的花园才好呢。

一连好几天,我的对面都没人来坐。

突然,有一个清早,我刚拖完地板,从门外走进来一位老人。不到深秋季节,他身上已经穿了厚重的皮夹克,脚上是一双年代久远的大头鞋,裤管湿了半截,上面挂满了泥土,鞋子上满是黄色的湿泥巴。他给我的直观印象是:一位在田里浇地的村民。他咣,咣,咣,掷地有声地走了进来。我站在桌边含着微笑等着他跟我说话,因为,我不知道他找谁?我得等他开口向我问话,可是,那个黝黑干瘦神情倦怠的老头儿,浑身上下挂着一层尘土的老头,居然是连看带不看的扫了我一眼,就自顾径直走向墙角的柜子。他走过去拉开了那柜子,这时候,我还没想到他是谁?跟这间屋子有什么关系?我的脑子经常这样,失去思考能力——不能把眼前发生事情合理的进行整合,推理、发生逻辑联想。我就那样看着他,呆呆愣愣地看着他打开柜子,在里边翻找着什么东西。他好半天没转过身来,大半个身子探进柜子里去了。我等待他从柜子里出来的过程中,目光无意扫向地板,地板上清晰地印着两行清晰的泥脚印。我尴尬的脸都红了。我有点儿替他担心,如果他看到这些醒目的泥印子,不知道要怎样抬脚再走出去?他沾满泥浆的大头鞋在地板上留下的脚印太过清晰张狂,像一张张大手掌扫过我的脸颊,我感到脸上发热。

他转过身来的时候,手里已经有了他要找的一些旧报纸,他在桌子上把它们戳了一戳,这时候,他注意到了,屋子似乎跟从前有什么不一样?看神情他对着屋里非常熟悉。他对我露出几许询问或者赞许的目光,继而对我微笑了一下。我也对他动了动嘴角,彼此想说什么,却找不到合适的话。他要出去,刚抬起脚,就发现了自己进来时留在地上的‘熊迹’,正明目张胆的摆在光洁明净的地板上,显然,他犹豫了,略显尴尬地又冲我笑了笑,咣咣咣毅然决然地走出去了。他走出去,我还没反应过来,这个人跟这间屋子有什么关系?跟我有什么关系,仅管他开了屋里的柜子。

他的样子使我无法把他和这间屋子,甚至学校联系起来。

中午的时候,主任对我说,今天老李来过了,你看到了没有?我说,没有。

主任说,老李说看见你了。

哦?!我以为那个人是附近村子里的村民。

原来,他就是老李——坐我对面办公桌的人,教务处副主任。

主任听我这样说,呵呵的笑起来说,什么村民,是老李,以后跟你‘就是同桌的你’了。

相关文章

友情链接

热门标签

精选美文| 每日趣读| 故事汇| 星座运势| 情感故事| 文坛动态| 原创推荐| 文学小说| 现代诗歌| 励志文学| 短篇文学| 经典散文| 文学随笔|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7 www.fazj.org 最佳文学网 版权所有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