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赖德胜的教育胜经 >

赖德胜的教育胜经

来源:最佳文学网 栏目: 情感故事 作者:文学爱好者时间:2019年08月03日 10:11热度:105℃

30年前的那个夏天,他从江西安远走进了北京师范大学的大门。安远多山,在绵延的山路中,他出门远行的那一年,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拂着中华大地,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刚刚成立,陶大镛先生还在思考如何率先在师范院校也成立经济系。30年以后,陶先生在北师大后主楼

30年前的那个夏天,他从江西安远走进了北京师范大学的大门。安远多山,在绵延的山路中,他出门远行的那一年,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拂着中华大地,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刚刚成立,陶大镛先生还在思考如何率先在师范院校也成立经济系。30年以后,陶先生在北师大后主楼的淡黄色温暖的背景墙上,透过发黄的相片注视着学院的发展和壮大,也看着这个18岁的来自革命老区的赖德胜成为了北师大经管学院的院长,接过“经邦济世 励商弘文”的火炬,在继往开来的数字化时代中,让北师大经管学院不仅一枝独秀而且在百花齐放中迈入世界一流商学院的行列。

赖德胜不是什么“名人”,这是他自己微笑着说的。当然,名气分多种,有的流芳百世,有的遗臭万年。而且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的事情常发生,他和遗臭万年不沾边,但也没想过流芳百世,确实不像什么名人,至少没有多少“八卦”故事可爆料。大山的儿子,从来就没有想过成为名人:一直靠自己的努力。初到北京的惶惑,难以想象的水土不服,都没有让他屈服。异地访学的孤独和工作上的种种不如意也没有让他退缩。他曾经和土地一样沉默,说话带着浓重的乡土气息,为了上好一节课,提前半个月翻来覆去地备课。

赖德胜不是什么名人,我们只能通过他的书籍和文章看到他的思想,也只能通过官方的宣传看到他获得的一系列荣誉,取得的一系列成就。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他立足教育的决心:34岁起就是博导,37岁成为北师大出版社社长,40岁成为北师大经济管理学院院长。出版社已经企业化运营了,但是赖社长不是通常意义上的商人。尽管他也有商业头脑,尽管他创造了超过亿元的经营利润,但他首先是经济学的博导,MBA商业教育的导师。他所从事的一切工作都和名利打交道,他所交往的人都是为中国经济创造无限价值的各类人士。君子爱财,他可以学以致用,成为商界大鳄,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始终与名利保持距离。他也完全可以利用职务之便让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可是他们的书没有一本是北师大出版的。他实在生活粗糙,看他的穿着打扮以及生活习惯就知道了:总是不变的西服、衬衫和夹克。办公室里堆满了书,用一个塑料杯喝水。一直住在北师大分配给教师居住的四合院,出行很少用车。宁可在机场候车大厅等上六个小时,在积水中站立许久,才肯叫人去接。他曾经对自己的博导赵人伟先生的着作《紫竹探真》写过一篇读后感:要做真正的质朴的学人。也许从那个时候开始,赖德胜已经明白经济学、商业教育才是他毕生的梦想和追求。30年的岁月哗啦啦过去了,赖德胜始终喜欢别人叫他赖老师,即使获得过一系列的荣誉,而且成名甚早,在各种响亮的名头中,他还是最珍惜“老师”这一称号,宁可被人称呼为赖老师,不喜欢被人称呼为赖院长,除非是正式场合,需要介绍职务。

赖德胜不是什么“美男”,这是大家一直认为的。曾经有人歧视他个子矮,当然,更有人质疑他的能力,中伤他的为人。但大多数人,对他不置褒贬,只有尊重和敬佩。其实,从历史上的许多作出突出成就的人身上,我们可以得出一个规律:身材的高度和精神的高度并不总是成正比,容貌的妍媸与人品的好坏也没有逻辑关系,往往,容貌是最容易损耗的人力资本。我们都是寄居在世间,生命在银河系只是短暂发光,只有精神和品格可以承受沧海桑田的巨变,也只有精神和品格可以成为后人的滋养。赖德胜不是什么美男子,他欣赏中秋之月和春晓之花,也赞扬青春之美。乘坐电梯的时候,他总是退到最角落,留给别人更大的空间,微笑地看着年轻人。他喜欢北师大的操场,每到傍晚时分,操场上很有人气,天空上飘满风筝,他一个人默默地跑步,一圈一圈往前跑,淹没在锻炼的人群中,穿着普通的运动服,流着平凡的无声的汗,不需要特别的注目。他相信自己即使有一天老了,脸上刻满皱纹了,会因为教育之光而散发出一种平和、安详的美。

赖德胜与北师大有缘。他今年48岁了,本命年。从小时候开始就理着板寸头,48年的时光足以让头发失去浓黑的光泽,如今他的头发已经有三分白了。“德胜”这个名字很普通,他工作的北京师范大学靠近德胜门,校门口有德胜大药房,门口一块大石头上也用红色的苍劲书法写着“德胜”二字,赖德胜在这得天独厚的校园里面工作近30年了。如果树以年轮刻录时光,赖德胜喜欢以教师节作为记忆的节点,还记得当初王梓坤校长首倡教师节时,他还是在人堆里不突出的普通学生,从本科生到研究生七年的时光不短了,赖德胜学为人师,学业优秀、品德高尚,毕业后顺利留校任教,打电话告诉自己的父亲,他的父亲一名乡村教师,子承父业,赖德胜想:“这个消息定让父亲高兴不已。”如今,30年就这么哗啦啦过去了,父亲早已不在人间,而北师大1984年经济系的毕业照片已经很模糊了,赖德胜不知不觉地从青年教师成为“老”师。他从北师大“学为人师,行为世范“校训碑走过,树上的乌鸦盘旋飞过,有只白猫忍不住打量他,不明白这个老师为什么喜欢在毕业典礼致辞的时候提到它们。

友情链接

热门标签

精选美文| 每日趣读| 故事汇| 星座运势| 情感故事| 文坛动态| 原创推荐| 文学小说| 现代诗歌| 励志文学| 短篇文学| 经典散文| 文学随笔|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7 www.fazj.org 最佳文学网 版权所有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