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怀念故友 >

怀念故友

来源:最佳文学网 栏目: 情感故事 作者:文学爱好者时间:2019年08月03日 10:11热度:193℃

一九九三年三月的一天,那天天空阴云密布,我站在阴暗的办公室窗前,望着鹅毛大雪纷纷扬扬飘落下来。不知为什么,那天从早晨开始一直心绪不宁,坐立不安。到了单位,手头的工作说什么也做不下去。冥冥之中抓起电话,电话打通了可始终没人接。再拨一个号码,

一九九三年三月的一天,那天天空阴云密布,我站在阴暗的办公室窗前,望着鹅毛大雪纷纷扬扬飘落下来。不知为什么,那天从早晨开始一直心绪不宁,坐立不安。到了单位,手头的工作说什么也做不下去。冥冥之中抓起电话,电话打通了可始终没人接。再拨一个号码,通了。“喂,您好!麻烦您找一下满英?”,接电话的是一位老人的暗哑低沉的声音,带着浓重的鼻音,好像刚刚哭过。

“你是哪位?”

“我姓伊,是满英中学同学,刚才我往她单位打电话没人接。就打到家里来了。”

老人暗哑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我是她婆婆。她走了,没了,她办公室的同志可能都送葬去了。快中午了,送葬的人快回来了……”。

什么?什么?我怔住了!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几天前你还谈笑风生,仅仅几天的功夫你就走了?我无论如何不肯相信刚刚四十出头的你会这样急急地去了天堂。我木然的放下电话,愣愣的,嘴里叨咕着“怎么会?”,“怎么会?”……待同事递上纸巾,才知道自己的脸颊早已爬满了泪水。

知道你患乳腺癌三年了,我还曾很乐观地想,乳腺癌手术做得彻底就不会有事的。因为你是一个多么开朗、乐观、积极向上的人呀。从农村抽调回城后,经过几年的努力,你被抽调到省委机关工作,工作干得有声有色。你有一个多么令人羡慕的幸福家庭啊,有爱你的丈夫,可心的一双儿女,还有爱你的父母和几个不凡的姐妹,一切都是那么好!可谁能想到癌细胞还是在你的体内肆意泛滥,这样快就无情地夺去你的性命!

满英,我喜欢这样称呼你,把名字中间的“淑”字省略掉,你也喜欢我这样叫你。同窗几载,我们成了挚友。也许是因为性格、秉性、爱好、志趣相投,使我们从走入中学校门开始,就让我们走到一起。我们不喜欢阿谀奉承的人,不喜欢张扬处处显示自己的人,更不喜欢不自重自爱的人;我们喜欢读书,喜欢恬静、淡泊,一副外人看来那种有点傲气的女孩。

你对待朋友真诚友善。记得中学一年级那堂俄语课,那位漂亮的中苏混血儿女老师把我叫到前面,让我朗读俄语课文,并用录音机录了下来。六十年代初,录音机我们从来没有看到过,听到自己还尚有童音的声音从那个机器里传了出来,让全班同学惊异好奇。朗诵完后,老师称赞我朗诵得好,发音准确、流利。下课后,同学们也都说好,而你却说,朗诵时再慢点就好了。我明白你的意思,高兴地接受了你的真诚建议。

还有那堂语文课,孔老师让我准备《欧阳海之歌》中的片段“南岳枫红”,让我在课堂上朗诵。我预习了好几天。你又一次的告诉我,注意朗诵时慢点。并听了一遍我的朗诵,提出建议,哪个地方再高亢些、哪个地方再低沉就更好,我试着朗读真的很好。上语文课那天,我兴奋地站起来,声情并茂地把长长的课文朗读完,我把自己对英雄的崇敬之情通过我的声音表达出来,同学们全神贯注地倾听我的朗诵,被深深地吸引了。课后你真诚地对我说:“这次不错!”

我们毕业后,你下乡了,我因病留城。你每次从农村回来都来看望我,看到你乐呵呵的模样,好似给我带来战胜疾病的信念,那相聚的时刻是我久盼的时刻。那时因病我的心情很坏,可是每一次听你讲乡下的所见所闻,听你讲对人生的感悟,听你讲在农村的艰苦生活,对我都是一个震撼,使我受益匪浅,也增添了战胜疾病的信心;几乎每一次我们都不约而同地回忆中学时代那些难以忘怀的往事,一同探讨我们曾经读过的那些书籍,互相鼓励,不放弃孜孜以求的读书爱好,友情使我慢慢走出阴霾。

再后来你被抽调回省委印刷厂,我也因病好转到学校教学,见面的机会多些了。每一次的碰面,我们的话题涉猎方方面面,一起探讨人生,彼此鼓励干好工作,争取早日入党。每次分离,常常是我送完你,你再返身回来送我,彼此笑话我们的傻气,倒退着望双方的身影消失在彼此的视线中。

因你出色的工作成绩,你被抽调到省委机关工作,我为你高兴。你却说,感谢组织的栽培,你将更加奋发努力工作,争取做得更好。而我也在自己的岗位上小有成绩。友情促使我们互相督促,永远向上。

相关文章

友情链接

热门标签

精选美文| 每日趣读| 故事汇| 星座运势| 情感故事| 文坛动态| 原创推荐| 文学小说| 现代诗歌| 励志文学| 短篇文学| 经典散文| 文学随笔|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7 www.fazj.org 最佳文学网 版权所有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