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安新闻网

日期:2020-08-02 00:06:41 作者:期货资讯 浏览:159 次

站在深秋的田野,稻浪滚滚,漫天金黄。抓住一株稻穗,捋一把稻谷握在手里。谷子质地坚硬,带着阳光的温度。分明感受到谷子强有力的脉搏穿透掌心,抵达精神深处,仿佛来自大地的力量。

在江南,稻子和田是农村的具象和标志。我们说“种田”,说的是种稻子。农村也种西瓜、花生、萝卜、辣椒,种果树和油茶等别的经济作物,有些人家挖池养鱼养虾,但这些都不能作为“种田”的正版诠释。除稻田之外的耕耘,都以“种田”的附属劳作形式存在。没有稻田,就没有农村。没有稻子,就没有农民的安居和人间的烟火。

民以食为天。吃饭,是人们生存的基本要素,生命的根本保障。我们说吃饭,是吃米饭,而不是其他。在南方,素来以米饭为主食,面食通常作早点。米饭的前身是稻谷,从这个角度看,稻谷就意味着生存和活命。在父辈的记忆里,解放初期那些闹饥荒的年份,灾荒造成稻子收成锐减,常年吃不上饭,饿肚子,以红薯充饥,有时还吃米糠,甚至吃观音土,其窘状惨不忍睹。缺少稻谷的日子简直是一场噩梦。

我们不得不敬佩先人的智慧,早在七千年前,生活在长江中下游的河姆渡人就开始种植稻谷。古人发明人工取火,不再饮毛茹血,人和动物得以区别开来。而先人发现稻子栽种,有了持久稳定的食物来源,人类才得以安居乐业、繁衍生息。当稻谷与生命息息相关,稻子便不仅仅是庄稼,而是精神寄托,是奋斗梦想,是生存希的望。自从人类建立了族群和边界,就开始了围绕稻子和土地的争夺。那时,部落与部落之间、国与国之间,无论是疆域之争、权势之争,归根结底,所有的战争和掠夺,都为了土地和粮食,为了基本的生存和更好的活命。一粒稻谷从远古走来,带着厚重的使命,历经寒冬和酷暑,穿越战争和杀戮,承载苦痛和悲忧,挣扎着抵达现代,构筑成金灿灿的农耕文化和人类繁荣的象征。

我很庆幸,成长于改革开放新中国,没有经历战乱和大的苦难,但儿时亲历过的乡邻之间关于稻子的小战争却不少。那些年农村水利设施缺乏,常闹旱情,尤其夏季“双抢”时节,家家都要派人通宵达旦守在自家田头,稍有疏忽,水渠筑好的小土坝便被掏空,更有恶劣者,把别家的田埂挖个口子偷水。由此引发的争吵时常发生。

稻子从春天出发,吸纳光和热,汲取水分和养分,在日月更替中走向成熟,结成饱满厚实的谷子。探寻稻谷的生长历程与人类的生命轮回,我们惊叹于两者的高度契合,都是用母体催生新的生命,用生与死完成使命的交接,维系着一代又一代的延续和发展。稻子越长越顽强,稻穗越长越厚实,仓库里的稻谷越堆越高。粮仓满,天下安。有了足够多的稻谷,百姓心底才踏实,国家才安稳。

每个月的农历初一和十五,奶奶都要盛满满一碗米饭,站在大门外,恭恭敬敬三鞠躬祭拜祖先,再把饭放到神台上,点上两根香烛。此时的奶奶神情肃穆,姿态端庄,仿佛操持一桩神圣的仪式。整个过程,全家人都停下了手里的活计,屋子里异常安静,连孩子们都没有说笑。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那碗白米饭上。那是精心挑选的米,米粒均匀剔透,泛着晶莹的亮光,每一颗饭粒都带着稻谷特有的香,凝聚着深深的虔诚和美好的祈愿。透过满满一碗米饭,仿佛看到祖先们躬身劳作的身影,又仿佛看到未来幸福的光芒。稻谷和米饭里,有着人们生生不息的念想和期盼。

从农村走出来的人们,每个人心底都刻着一幅永不褪色的画卷:天蓝水碧,阳光热烈;莽莽田野,金光灿烂;微风吹拂,稻浪汹涌。每每看到这样的场景,闻到泥土和稻谷的气息,一种不可抑制的情愫便在心底泛滥,如喝了纯正的米烧,熏熏欲醉,继而整个人在记忆和乡愁构筑的梦境里,软软地瘫成一堆稀泥。



上一篇:上一篇:7月31日江苏省稻谷现货市场报价
下一篇:下一篇:习近平在吉林考察时强调 坚持新发展理念深入实施东北振兴战略 加快推动新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