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麦花开时

日期:2019-12-10 10:14:00 作者:期货资讯 浏览:62 次

大麦花开时

撰文 /   董雨晴

编辑 /   王晓玲

两年前,当阿里宣布全资收购大麦网,陈雨一度对未来充满期待。2017年3月21日时任大麦网CEO语嫣和公司创始人一起出席了员工见面会,她还记得自己那天十分兴奋,“这看起来是一场认认真真的恋爱,一次水到渠成的婚礼”。

但是,陈雨的高兴劲儿慢慢散去。在阿里到来后的两年中,和陈雨一样,原大麦网员工们无不期待互联网巨头的“大招儿”。但业务几经调整,大招儿似乎并没等来,陈雨再三犹豫最后选择离开。

离职员工群人越来越多。但实际上,对于大麦网这种非常重的业务,阿里也不可能拥有立即就“点石成金”的能力。如果放下这个视角,大麦网的表现无论是在阿里大文娱还是在整个市场中,都拥有一席之地:过去两年增速年平均30%以上,远高于8%的行业均值,而且一直是这个行业的第一名,甚至有“十张演出票有七张来自大麦网”的说法。

对于陈雨和大麦网员工们,这些还不够。大麦网已经有20年历史,如果从1999年中国票务在线成立算起,而阿里巴巴真正到来一起“过日子”只有短短两年时间。在那些行业“老炮”眼里,阿里巴巴究竟给这个公司以及线下娱乐行业带来了什么?

对于仍然留在大麦网的老员工,更直接的问题是,阿里巴巴的重视程度。

阿里巴巴集团合伙人樊路远接任大麦网CEO一职,是在2018年5月。直到今年4月,樊路远才首次以阿里大文娱轮值总裁身份接受《财经天下》周刊专访,详谈战略。他强调要树立“新文娱、新气象”,明确了大麦网是未来阿里大文娱三大重点业务之一的定位,在大文娱焕新中必不可少,“大文娱不可能把所有东西都能面面俱到的做好,最核心的三块业务是要保证领先位置的。第一个就是大麦网,现场娱乐领域我们一直以来都是第一,市场份额超过其它平台的总和”。

作为轮值总裁,樊路远为阿里大文娱指出了缺位已久的方向——“化指为拳”。

在员工们看来,樊路远接手近一年后,大麦网越来越接地气。除了把“买票上大麦网”立为全新的口号,4月24日,大麦网发布了“全新”logo“大麦花”,加入创新寓意之外,也更接近从前大麦创立之初的logo。3月21日,大麦网融入阿里两周年庆生时,樊路远主动拉上创始成员冯成,让他站C位,和现任大麦网CEO刘墉三人一起切蛋糕。

大麦花开时

现任大麦网总裁助理冯成认为,大麦网的定位才是阿里带来最重要的改变:从现场娱乐票务销售平台,迅速进化为集内容分发、用户服务、智能营销、场馆解决方案执行落地于一体的综合服务提供商。

冯成说,今年与林俊杰的合作,就印证了大麦网作为综合服务提供商的实力。尽管这个方向早在两年前收购时就已经定下来,但过程比想象中复杂得多,也慢得多,很多大麦网的老员工提前离开了。

01

难做的业务

2017年3月,完成收购后,阿里巴巴集团合伙人、曾担任阿里大文娱秘书长的语嫣被派到大麦网,负责这块业务。此后,她主持了复杂的文化融合、组织升级工作。14个月后,语嫣接到集团调令,告别阿里大文娱。

语嫣离开大麦网的三个月前,她还召集了公司管理层在成都召开战略规划会,闭门脑暴。

这次闭门会的背景是,尽管大麦网当时还处于业内领先位置,不过,多家二手票务平台的发展为上游的内容方带来了更多的选择。直接的影响包括:一些艺人主办开始尝试选择其它票务平台;老大麦网陈旧的票务系统需要长周期的迭代和云平台的整体迁移,期间超售等带来的用户投诉一度让客服部焦头烂额;还有需要多方合力解决的“黄牛”问题,平台屡屡背锅,被粉丝误解指责,公信力存疑。

“卖票服务已经不再是唯一竞争壁垒,但新的出路何在?”一些老员工心存疑虑,加上业务调整,陆陆续续选择了离开。

内忧外患之下,大麦网当时的高管们在通过对行业的冷静分析和预判后,提出2018年要走“内容、场馆、平台”三大重点方向的发展道路。此后语嫣离开,“语嫣回杭州后,主要负责阿里巴巴商学院以及国际化等相关业务”,一位阿里内部员工告诉A财经社。



上一篇:上一篇:3600年前,谁把大麦农业带进青藏高原
下一篇:下一篇:大麦网大数据:“演出的夏天”正年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