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精选美文 >  记忆中的《喀秋莎》 >

记忆中的《喀秋莎》

来源:最佳文学网 栏目: 精选美文 作者:文学爱好者时间:2019年10月01日 10:03热度:148℃

每当我唱起或者听到那熟悉的〈喀秋莎〉歌曲时,总觉得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酸楚!如今,我学会了上网,在这网上尽情的写作、聊天,可一听到网友发给我那首〈喀秋莎〉时,总是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总会情不自禁的合着网上的〈喀秋莎〉歌曲,尽情的、动情的去唱,去思念....

  最近,一位网上的朋友给我发来一首用俄语唱的,是前苏联二战时期的歌曲“喀秋莎”。当我听到这充满活力和浪漫激情歌曲时,有些感慨……!


  记得那时的农村,文化生活相当枯燥,全队、全公社的人,闲遐之余只能听听那挂在每家墙上小广播播出的一些“山丹丹开花红艳艳”、太阳出来照四方“等老革命歌曲,这已经是很享受了,至于现在的电视、电脑之类的东西做梦都想不到……!我呢,因为是地道的无产阶级,除了基本的生活用品啥都没有。每当到了晚上,一个人就那出日记本来,照着上面不知从什么地方抄来的当时最流行的歌曲,如电影歌曲、知青赞歌…等等哼唱着,有时也拉拉二胡,弹弹土琵琶,以解除和排遣每天劳作后的疲劳和孤寂的漫漫长夜。


  有一次回城里,路经毗邻生产队的一个知青住房时,听到从里面发出低沉浑厚的男中音,觉得不错随即驻足倾听,虽然音色、音准、节奏都不错,可叽哩咕噜的不知是唱的什么词,颇感好奇,就径直走到屋外叫到:“朋友,可以到你家里坐坐吗?(因为我知道这是刚从其他农村转到我们这里的重庆老知青,还没见过面的)只见从那裂着有几公分宽口子的土墙房的里间小屋,走出来一个带眼镜,瘦削的高挑个,清瘦的脸上,没刮和不修饰的胡子在他那稍厚的嘴唇和下巴上长短不齐的乱长着,高高的额头上一头冲天的乱发,显然是个不爱修边幅的人,加之又佝偻着背,显得有些与岁数不相符的苍老,只有在那深度的眼镜片后那双转动有神的小眼睛,才给人以精敏的感觉。上身在前面有几个小洞的蓝色背心上套穿着一件没扣扣子的脏不拉叽的白衬衣,下身穿着一件一边挽的很高、一边挽的很低裤角的深灰色布裤,套着一双粘着泥点子的凉鞋(一看就知道是已下乡多年的老知青!如果不是那副眼镜,已和道地的农民差不多了),快步走上前来面带笑容的伸出手来和我友好的握了握手说:“请屋里坐!”


  经过自我介绍后,我们简单的谈了各自从学校出来到下乡的经历,从中我得知他是重庆老三届的高中生,因“文革”没能参加最后的高考,跨入了上山下乡的行列,很遗憾的失去了上大学的机会,已下乡3年多了。有些熟悉后我问到:“刚才你唱的是什么歌,歌虽好听可我怎么听不懂啊?”他笑道:“我唱的是俄语歌曲《喀秋莎》,所以你听不懂。我在上高中的时外语学的是俄文,你喜欢吗?”,我说:“当然喜欢,不知能学会吗?”他说:“我教你啊!”就这样,我们成了好朋友,经常相互的走动,不久我除了能“熟练”的用俄文在知青中骄傲的唱起《喀秋莎》,而且还能简单的说几个常用的俄语单词,知青们都很羡慕我。姓周的老知青有一天突然问我:“你想上大学吗?”我说:“怎么不想!”他说:“那好,我们一起学习!利用晚上时间学,我还想考大学!”就这样我回城里拿回了下乡前老师送给我的高中数学课本,向他请教……


  就这样,我们开心的劳动、学习,那《喀秋莎》的歌曲声也经常在我们那各自的小土屋里回想……!可好景不长,理想也成了泡沫!不知何时我们的学习和唱外国歌的事被传到了公社管知青的干部耳里,这在当时我们公社的王国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在一次每月列行召开的全公社知青大会上,那管知青的公社干部严肃的把茶杯往主席台的桌上一放,打着官腔的慢慢说道:“最近,在我们公社出了件大家意想不到的事,在你们知青当中居然有人不好好劳动表现,经常偷偷的学什么物、理、化;不唱革命歌曲,却唱什么苏修的外国歌,这种走白专的道路……影响很不好!为了引导你们走正确的路,不在犯类似的错误,我现在宣布公社的决定:四大队3小队的周XX和2小队的刘XX ,今年取消推荐上工农兵上大学的资格,希望大家引以为戒哈。明年看他们改正的表现情况再说……!像宣判罪犯一样说完起身就起身走了。这时,大家像看猴似的盯着我们……,相互悄声的议论着。

相关文章

友情链接

热门标签

精选美文| 每日趣读| 故事汇| 星座运势| 情感故事| 文坛动态| 原创推荐| 文学小说| 现代诗歌| 励志文学| 短篇文学| 经典散文| 文学随笔|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7 www.fazj.org 最佳文学网 版权所有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