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精选美文 >  身后有阳光 >

身后有阳光

来源:最佳文学网 栏目: 精选美文 作者:文学爱好者时间:2019年09月10日 13:38热度:51℃

深沉漆黑的夜空不停地升腾起五彩的礼花,绚烂多姿,美丽而炫目。杏花拉着小严的手,将烛火伸向了地上的烟花,“嘭嘭”、“啪啪”的爆声冲天而响,他们的心也一起欢快地升腾。

  除夕夜。
  
  小严躲在灯光昏黄的小屋里,目光呆滞,胯下骑了一个竹火笼,偻了背,将左手深深地埋在胯下,右手夹了一支烟,任烟雾在眼前缭绕变幻。
  
  屋外“嘭嘭”的爆炸声不绝于耳,窗棂上的光影忽明忽灭,突然,小严粗黑的眉向上挑了几下,眼神渐渐生动起来。
  
  小严哥,快看呀,好漂亮的烟花!
  
  好像是去年,好像很遥远,又好像是当下。一个活泼可爱的少女在院坝里跳跃,烟花变幻着她婀娜的身姿,一个青春阳光的少年,被少女拉着了手在院坝里欢狂舞蹈,那一刻,似乎全世界都在为他们献礼祝福。
  
  小严哥,我都要幸福死了!少女双手勾住了少年的脖子,迷醉的眼睛微微闭着,用那小巧鲜嫩的红唇轻咬着小严的下巴,喃喃娇喘。
  
  你爱我吗?
  
  爱,非常!过去,现在,将来,与苍天同老,与日月同辉。
  
  你呢?
  
  好爱!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除非长江断流,太平洋见底。
  
  可你过去为什么老不理我?
  
  你是天女,我不敢仰视。可今天不同,我已青蛙变王子。
  
  少女叫邵珍,少年叫小严,她们是初中同学。邵珍是白雪公主,小严自卑而贫穷。虽然小严在梦里把邵珍搂抱了好多回,但他望着众星捧月一样的邵珍,只得把那份非分之想深深藏起。
  
  六年后,在那个城市,在公交车上,靓丽青春的邵珍,阳光挺拔的小严,眼睛突然对上了。邵珍!小严!他们几乎同时喊出了对方的名字。
  
  小严在一所重点大学读大三,邵珍早已技校毕业在公司上班了,他们的爱情如干柴烈火一触即燃。
  
  刚好一个月,在新年后的正月里,他们所有的盟誓却土崩瓦解了。
  
  邵珍渐渐发觉,小严不是王子,他没有白马,也没有恢宏的宫殿,他只不过是住在乡村大杂院的穷书生而已,大过年的,烟花都买不起,只是借了别人家的灯火穷开心了一阵。
  
  一个月里,他们好像一下子就把一辈子的幸福享尽了一般,突然觉出生活的寡淡无味来。
  
  正月初三,小严和邵珍到了小严的姑姑家。
  
  姑姑的儿子小龙与邵珍相见的一刹那,双方的心头都是剧烈一颤。原来小龙与邵珍在技校是同班同学,小龙曾经苦苦追求邵珍两年而不得。
  
  邵珍很大方,她盯了小龙的眼睛,眨了水灵灵的大眼,盈盈一笑道:小龙,没想到,早知当初,我就应了你了。
  
  小严莫名其妙。
  
  小龙的心一阵迷乱,脸一下红到耳根,嗫嚅半天说不出话。
  
  小严的姑姑家在镇上,四居室的套房装饰豪华,电器家具一应俱全,小严整日如坐针毡,可邵珍却如鱼得水,她与小龙打打闹闹,上网聊天,谈天说地,他们笑声震梁,惹得小严心里恨恨的,度日如年。
  
  三天后返回了小严家,可当天下午邵珍却失踪了,手机关机,所有亲朋处不见人影,如石沉海。
  
  寒假将结束,小严突然接到邵珍的电话,她说她已经回城上班了,并与小龙在一起,小严如遭晴天霹雳。
  
  小严病了,整日里又哭又骂,他父母心急如焚地从温州赶回了。
  
  小严见了父母更是狂言胡语:都怪你们,你们为什么要是农民?我为什么又要是你们的儿子?
  
  你?你几年大学都读到牛肚皮里去了?父亲脸色铁青,双唇打颤。
  
  乖,别哭,都是爸妈没本事,我们对不起你。妈妈泪流满面。
  
  小严病更加重了,晚上整晚不睡觉,白天老是发呆,不再与人说一句话,只有上网打游戏看光腚的美女,脸上才泛出一点生气。
  
  半年后,小严被学校开除了,因为旷课,因为科科不及格。
  
  去县城,走省城,跑广州,上北京,进精神病院,看心里医生,小严目光依然呆滞。小严的父母,一夜间头发像枯草上下了霜,全白了,在他们身后多了一个清秀朴实的少女,脸色忧戚疲惫。
  
  少女叫杏花,是小严的邻居,家境贫寒,与小严一班读完小学就辍学了,在广州一家精神病院做了十年护理,她回家听说小严的病情后,主动留下照顾他,她说她有经验也有信心让小严活过来。
  
  一晃三年,除夕夜,窗外的爆炸声此起彼伏,窗玻璃不断闪现着五彩的灯火。
  
  小严,快去看烟花,好漂亮哟!杏花推门进来了,她拉起小严往外走。
  
  深沉漆黑的夜空不停地升腾起五彩的礼花,绚烂多姿,美丽而炫目。杏花拉着小严的手,将烛火伸向了地上的烟花,“嘭嘭”、“啪啪”的爆声冲天而响,他们的心也一起欢快地升腾。突然,小严心里一热,他动情的喊了声杏花姐,眼泪夺眶而出。
  
  门前的杏花开了,春光摇曳,田野里一片蝶舞。小严站在树荫里低头沉思,杏花在阳光下追赶着蝴蝶。
  
  小严,别老盯着地下的影子,转过身来看看。
  
  小严转身了,火热的阳光照得他眼前一片明亮,仰头,杏花盛开,一树洁白如雪,面朝艳阳,小严灿灿地笑了。
  
  

友情链接

热门标签

精选美文| 每日趣读| 故事汇| 星座运势| 情感故事| 文坛动态| 原创推荐| 文学小说| 现代诗歌| 励志文学| 短篇文学| 经典散文| 文学随笔|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7 www.fazj.org 最佳文学网 版权所有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