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精选美文 >  婆婆的巫术 >

婆婆的巫术

来源:最佳文学网 栏目: 精选美文 作者:文学爱好者时间:2019年07月30日 10:07热度:150℃

  但是当婆婆那苍老,略带沙哑的一声声呼唤;“佳兴唻----,来家吧,佳兴唻,来家吧----。”带着深情,带着希翼,带着期盼,不停地从电话那头传来时,听着听着,我的眼泪夺眶而出,扭过脸去,不敢回头......

  我婆家在一个依山傍水的小村子里,因为远离城区,所以自古以来交通就相当闭塞,大有桃花源的意味。


  村子里的人大都勤劳,纯朴,大约是环境优美,空气清新之故,庄上的长寿老人非常多,我们本家的三爷爷和三奶奶都将近一百岁了,依然健康得很,整日劳作不休,过着自食其力的生活。


  婆婆今年七十六岁了,身体也不错,矮矮胖胖的个头,圆圆的脸上长着一双细长的眼睛,她很爱笑,一笑起来眼睛更加细长,和脸上那些纵横交错的皱纹混在一起,眼神不好的人,是分辨不出她的眼睛到底在哪里的。她的衣着打扮,言谈举止和庄上的老太太们毫无差别,但是她绝不是一位普通的农村老太太,因为她会巫术-----给人收魂。


  虽然当今社会科学知识已经相当普及,庄上也有医疗所,党又颁布了好政策----实行农村合作医疗,让农民们也能享受医疗保险,也能看得起病。 但是在很多农民的心里还是以为一些疾病的原因是鬼魅缠身,或是受了惊吓以后魂掉了,只靠药物是治疗不了的,必须请专门的人用某种特殊的办法征服鬼怪,把人的魂给找回来,人才能恢复健康,这就是收魂。这种中华民族特有的神秘医治手段在农村依然是普遍存在的。


  每次我们回老家,总会遇到婆婆给人收魂的场景。被收魂的人以幼小的孩子居多,其实这些孩子大都是感冒发烧了。当妈的已经领着到医疗室看过了,药也吃了,针也打了,可孩子白天好好的,到了半夜还发烧,就想当然的认为孩子孩子吓着了,便来找婆婆给收魂。


  收魂的步骤很简单:先拿着孩子的手试一试脉搏,然后从桶里舀出一碗水,不论水多水少只能舀一次,把七个豆子放在碗里。婆婆端着碗,开始祷告:


  “圣父圣灵圣子,

  三体一合真神,

  就能给小孩收魂,

  桃花女,周公断,

  你会打我会算,

  不管小孩的魂吓到什么地方去,

  你完全给叫好。”


  祷告完毕,就从碗里喝一口水,但是不能咽下去,在嘴里咕噜着,用嘴靠近小孩的身体,从手开始,到脚,到头顶,到前胸脯,最后绕到后胸脯完毕。再把嘴里的水吐在碗里,迎着太阳倒掉,魂就收回来了。


  收魂是不要钱的,但是来的人都会带一些东西来:一盒烟或者一包点心之类,大约是充当敬神的供品吧。


  受了几十年的“无神论”教育,最初对此我是颇不以为然的,认为那只不过是骗人的把戏罢了。我是不相信这一套的。况且,在灿烂的阳光下,婆婆的所作所为毫无神秘之处,既没有穿着花里胡哨的衣服,摇着铃铛敲着小鼓、蹦来蹦去,跳大神之类的热闹举动,又没有阴暗诡秘,烟雾缭绕的魔幻氛围。一切都是简单明了,自然随和的,就好像母亲呼唤贪玩的孩子回家吃饭一样,一点也不吸引人。


  我曾经劝说婆婆不要给人收魂,以免耽误人治疗,闹出事来。但是她老人家说得好:“不耽误他治病,收完以后还得吃药打针,该怎么治还怎么治。”真是令人哭笑不得。不过婆婆的确运气极佳,干了几十年,也没有闹出一件人命案,倒是感谢的话和礼品收了有一火车。方圆十里,不知道她老人家的人不多,据说还有城里的人开车来找她给收魂;据说还是百战百胜,没有收不回来的魂魄。所以我也就无话可说,当然我是不信这一套的。


  二


  大约是三年前的冬天,儿子感冒了,非常严重,一到半夜十二点左右就发高烧39度多,打了三天的吊针也不管用。我急得要命,整夜不敢睡觉,一直守护着他,就怕自己睡着了,儿子发生危险。隔一会就摸一摸他的手,如果太烫就用温水给擦一擦。


  我一直在心中祈祷:“天啊!保佑我的孩子吧!快点好吧!让我替他生病吧!”一向不信鬼神的我现在真得是有病乱求神了,心想:只要儿子的病能好,烧香拜佛,许愿磕头我都愿意虔诚地去做——只要诸位神仙能让我的宝贝好起来。


  一直到第五天了,儿子的病依然毫无起色,我的精神体力也消耗得厉害,嘴里长了溃疡。看着躺在床上的小脸红红的儿子,一筹莫展。老公大约是从小就在婆婆给人收魂的环境中长大,虽然大学毕业,但是骨子里还是有些迷信的,忽然想起婆婆来,就马上给婆婆打电话,让她给儿子叫一叫。并把手机调成免提,婆婆开始叫了:


  “圣父圣灵圣子,

  三体一合真神,

  就能给佳兴收魂,

  桃花女,周公断,

  你会打我会算,

  不管的佳兴魂吓到什么地方去,

  你完全给叫好。”


  祷告完毕,婆婆又拖着长长的声音叫道;“佳兴唻----,来家吧!佳兴唻----来家吧!”


  每叫一声,老公就应一声:“来了----。”


  儿子淘气得很,虽然病得不轻,依然不忘调皮。婆婆叫一声,他就跟着老公应一声,只不过他应的是:“不来。”


  我忍不住笑了:这小家伙,看来是好受些了。

相关文章

友情链接

热门标签

精选美文| 每日趣读| 故事汇| 星座运势| 情感故事| 文坛动态| 原创推荐| 文学小说| 现代诗歌| 励志文学| 短篇文学| 经典散文| 文学随笔|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7 www.fazj.org 最佳文学网 版权所有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