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散文 >  故乡之恋 故乡情 >

故乡之恋 故乡情

来源:最佳文学网 栏目: 经典散文 作者:文学爱好者时间:2019年10月07日 10:30热度:140℃

在各向同质的文化的照耀下,属于古代的各向异质的文化正像冰雪一样消融,与这种文化相关的故土之情也正在逐渐成为回忆。

我到达余姚河姆渡村时,秋天的太阳正暖暖地照着绵延无尽的稻田。稻田中一片黄褐色木栅栏围起的土地就是河姆渡博物馆——当年河姆渡氏族村落的旧址。我在河姆渡博物馆中看到了陶做的猪、船桨、碳化的大米粒,河姆渡人是最早栽培水稻的氏族,大米是他们的主食,他们又发明了独木舟,驾起独木舟在芦苇荡中穿行来捕食鱼类,鱼类是他们的主要菜肴。(直到今天,现在的余姚人还是以种植水稻为主要产业,以大米为主食,以水产品为菜肴。)河姆渡人还驯养了猪,并编织苇席作为建筑房屋时的墙壁。我在河姆渡村中看到了很多用苇席做屋顶和墙壁的房屋,这些房屋中有个小小的神社。神社中供奉的是这个氏族的氏族神,究竟是什么神已经无法考证了,只留下了一个族徽,是两只鸟围绕着太阳,它是河姆渡人的图腾。

我站在河姆渡口,那个巨大的石头垒的双鸟朝阳的图腾之下,想着这个消亡的氏族。河姆渡人后来不知原因的离奇失踪了,就像许多其他的古代氏族、部落一样。离河姆渡村很近还有一处古文明遗址——良渚部落,这个曾经盛极一时的城邦也消亡了,没有作为活的文明流传下来,只剩下一些出土的玉器和陶器。良渚人曾经信仰过的神祇、曾创造出的诗歌、乐曲等,今人已无法知晓了。

与此同时,我又看到了一些流传到今天的文化。我在绍兴会稽山下看到大禹的陵墓,陵园中有一个祠堂,祠堂里陈列着姒氏家谱,如今的绍兴人都将大禹当成他们的祖先,将自己当成大禹的后代,不少绍兴人续家谱时都入在大禹的家族中。每年春天,绍兴人都会举行规模十分盛大的祭祀活动怀念大禹,而越剧《大禹治水》一直在上演,讲述着从远古流传到今的故事。洛阳偃师的首阳山上有一座舜帝庙,其中供奉着大舜,这座庙宇是首阳山下的潘屯村人修的,潘屯村人说他们是娥皇、女英的娘家人。每年农历七月十三、十四、十五三天,潘屯村的村民都会来为大舜过生日,好像为自己的女婿过生日那样热闹。洛阳偃师市吊角寨村的村民总说他们的老家在回龙湾大槐树下,每年都要祭祀回龙湾的祖先。吊角寨村的村民说他们原本是一家,他们家族的人右脚小指的指甲都是裂开的,因为他们的祖先在明朝洪武年间由于朝廷的命令被迫离开回龙湾迁移到吊角寨,临行前,祖先们搬起石头砸烂了自己的脚趾,这个伤口成了识别自家人的标志,于是,所有的后裔都有一个裂开的脚趾甲。在浙江景宁畲族自治县里,畲族人至今还戴狗头帽,因为他们的祖先是一只犬。据说,很久以前的神话时代,高辛氏的女儿爱上了一只犬,可是,高辛氏不愿意他们成婚,犬就驮着公主跑到了今天畲族所在的地方,繁衍了许多后代,就是现在的畲族。

我不由地想起了《庄子》中所说的越国人的断发纹身,他们这样做是因为他们的祖先泰伯是断发纹身的,而《论语》中说泰伯的断发纹身是为了将王位让给弟弟。古代越国人断发纹身是由于对他们祖先的血缘之情,而潘屯村人修建舜帝庙、绍兴人为大禹举行祭祀也都是出于对祖先的血缘之情。这种感情在孔子、庄子的时代大约是一种普遍存在的感情,如今却稀少了,这可以从许多文明的消亡中看出来。当半坡遗址出土时,墓穴中的陶盆和陶罐上刻有一些符号,考古学家们认为它们是文字的起源,可是,今人不能懂得它们的含义了,只能凭借遗址的情况去做些模糊的猜测。北京周口店发现的山顶洞人的洞穴只是一些碎石和骨头片,没有人讲述那里的悲欢离合、喜怒哀乐了。这就像一个所有成员都已死亡,也没有后裔留下的氏族,完全成了历史中的氏族,他们的语言再也没有人说,他们的文字再也没有人能读懂,他们的诗歌再也没有人传颂,他们的历史再也没有人知晓了一样。这个氏族所创造的一切从此成了过去了的死了的文明,后人会像凭吊一座纪念碑一样参观他们的遗迹,却无从得知他们的所思所想了。

当我在良渚博物馆中看到那些灿烂的玉器时,我十分惊叹,但我深知我是这个文明的局外人,我是以局外人的身份在看着这些物品,它们对于我只是文物,它们与我的日常生活、我的感情世界没有一点关系。而对于当年的良渚人,这些玉器是他们生命的一部分,寄托着他们的思念、他们的忧伤、他们的爱与恨。我们可以找到这些玉器,甚至可以仿制它们,却永远回不了良渚人的感情世界了,正是由于这个原因,良渚人才成了历史中的人。《孟子》中说曾点喜欢吃羊枣,曾点死后,他的儿子曾皙就不再吃羊枣,因为吃起来时就会思念死去的父亲。别人对羊枣的感受一定与曾皙是不同的,他们无法体会到曾皙的感受,因为曾皙对羊枣的感受不是来自羊枣本身,而是来自对自己的父亲的爱,别人没有这种爱,自然就没有曾皙的感受,这种感受是无论吃下多少羊枣也不能发现的。我对良渚玉器的感情不同于良渚人对于良渚玉器的感情就像这样。当一个西方人捧起《论语》念时,他是无法感受中国人的感情的,正是这样,中国人在西方人中才是异乡人。如果一个人长久地居住在一座房屋里,这所房屋对于他就有了其他房屋所没有的意义,要他搬到另外一所房屋去对于他是痛苦的,即使这所房屋比他原来所居住的房子好,因为他所居住的房屋已成了他的生活世界的一部分,刻有他的生命的轨迹,这也就是故土难离。而一个忽然来到他的房子里的人只会看到房屋的布置和构造,永远产生不了房屋主人的感情,所以,他才是这个房屋里的客人。而要他产生与主人同样的感情就得让他也一直住在这房屋里才行。一个人对自己生活其中的土地、物品、文明的感情就像房屋的主人对房屋的感情那样,没有生活在这块土地、这些物品、这种文化中的人永远产生不了他的感情,所以,当他到另一种文化中去时,会感觉自己是一个异乡人。正是这种异乡人的感觉使他思念自己熟悉的土地和物品,这种感情就叫做乡愁。在古代,同一个氏族中的人就是亲人,即是由于血缘关系,也是由于这种共同的感情。是这种感情让同一氏族中的人即使相距遥远也要千方百计聚在一起,也是这种感情使人总是希望回到自己出生、成长的土地和文化里去。即使他现在生活过的很舒适,他还是会有这种渴望,就像一个离开了自己生活了几十年的老屋、搬进新居的人总想回老屋看看,即使新居十分华丽。

相关文章

友情链接

热门标签

精选美文| 每日趣读| 故事汇| 星座运势| 情感故事| 文坛动态| 原创推荐| 文学小说| 现代诗歌| 励志文学| 短篇文学| 经典散文| 文学随笔|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7 www.fazj.org 最佳文学网 版权所有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