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益平:拯救疫情下的中小企业,数字经济可堪重任

日期:2020-02-21 23:55:31 作者:期货资讯 浏览:85 次

本文要点

1、在应对这次疫情冲击的过程中,数字经济在消费与宏观经济中发挥了稳定器的作用。

2、疫情冲击直接引发了中小企业的生存危机,劳动就业和金融稳定这两个指标可能都在恶化。如果大部分中小企业面临生存困难,这可能就是一个系统性风险。

3、政府应该主动出手,尽可能地打破“中小企业倒闭、失业率上升与金融不良资产增加”这一恶性循环。防止上述恶性循环的发生,关键是要阻止出现大面积的中小企业现金流断裂,只有三条路:一是增加业务收入,二是减少经营成本,三是获得外部融资。

4、更加迫切的是通过各种途径降低中小企业的经营成本。短期看,降费比减税更加重要。在处置系统性风险的时候,对财政与金融稳健性的考量应该放到次要的位置。

5、解决现金流问题,最重要的手段是利用金融工具。与传统银行相比,网络银行在为中小企业提供融资方面有突出的优势。中央银行与监管部门的支持政策应该向网络银行或者城商行倾斜。

*本文系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战疫”要报系列成果第四篇,作者为CF40学术委员会主席、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黄益平。

数字经济支持中小企业复苏

文 | 黄益平

数字经济发挥了宏观经济稳定器的作用

新冠肺炎具有强烈的传染性,隔离是最普遍、可能也是最为有效的应对之道。人员流动受到限制,消费需求自然就大幅度减少,加上疫情爆发正逢春节假期,餐饮业、旅馆、游乐园、博物馆以及影剧院等行业一片萧条,延期举行的大大小小的论坛、会议,更是不计其数。这一波经济冲击已经蔓延到日本、韩国、新加坡、泰国及香港。经济冲击将持续到什么时候,首先取决于疫情何时能得到有效的控制,目前看关键在武汉,但春节后大量人员回流工作地会不会引发新的疫情,也值得密切观察。

不过在应对这次疫情冲击的过程中,有一个亮点,就是数字经济在消费与宏观经济中发挥了稳定器的作用。

这与十七年前非典时期的情形不一样,当时电商还没有形成气候,阿里巴巴的淘宝平台是在2003年6月建立的,非典疫情正好也在那个月结束。但今天,国内已经有淘宝、天猫、京东以及拼多多等多家大型电商平台,其它小型平台、微商更是数不胜数,目前网购占社会零售总额的比例已经超过20%。当线下交易受到冲击,消费就可能向线上转移,起码可以部分抵消线下交易的萎缩。

以餐饮业为例,在疫情期间大概有40%的餐馆都在努力扩大线上的外卖,这其中有一半餐馆之前并没有做过外卖业务。餐馆能够这样做,也得益于一整套支持餐馆线上业务的基础设施,包括线上采购、快递以及移动支付,而这些在2003年都不存在。根据我们的估算,疫情期间线下餐馆业务大概减少了70-80%,而线上业务则减少了30-40%。也就是说,疫情对线上、线下业务都造成了严重的负面冲击,但如果没有线上业务,餐饮业业务的跌幅会更大。这就是我们所说的稳定器的作用。

跨行业比较也能得出同样的结论。游乐园、博物馆、影剧院等业务的下跌幅度均达到了90%甚至更高。与此同时,线上影视剧、短视频的浏览量却出现了惊人的增长,线上教育的增长甚至可能在300%以上。现在全国的学生都还不能返校,但新学期已然开始,老师们已经按既定的课程表通过录播、直播等形式开始上课。

此外,数字经济的稳定器功能可能还有一个尚未得到验证的机制,即全国网络统一市场的形成以及价格信息的透明,也许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疫情期间价格上涨的幅度。

防止中小企业困难演变成系统性风险

自2010年以来,中国的经济增速一直在下行,有建议认为政府需要采取大规模刺激政策,但我对此一直持相对谨慎的立场。经济增速到底多少合适,对这个问题的看法有很多分歧,我通常比较关注两个指标,一是劳动就业,二是金融稳定。如果这两个指标相对平稳,我就倾向于认为不必过度担心GDP增速。

但现在,由于疫情冲击直接引发了中小企业的生存危机,上述两个指标都可能在恶化。根据蚂蚁金服的调查,基于企业无法开工开业、业务量大幅减少、物流受阻以及需要连续承担的租金、工资和利息等运营成本,大约有70%以上的小微企业的经营状况受到了严重冲击。数据的准确性可以进一步讨论,但如果大部分中小企业面临生存困难,这可能就是一个系统性的风险。

按说中小企业倒闭是一个司空见惯的现象,通常每年都会有五分之一的企业退出。但如果有一半或者更多的中小企业突然同时遭遇严重的经营困难甚至倒闭,那就很可能会演变成整个经济的大问题。以中小企业为主的民营企业贡献了中国GDP的60%,还提供了80%的城镇就业。与此同时,为中小企业提供了大量融资的中小银行存在资产质量问题。中小企业的问题如果突然集中爆发,势必给经济增长、劳动就业与金融稳定造成巨大的压力。

需要强调的是,我们担心的并不是个别企业的倒闭,而是一大批企业突然倒闭。应该竭力避免的,是在中小企业倒闭、失业率上升与金融不良资产增加之间形成一个恶性循环。政府应该主动出手,尽可能地打破这个恶性循环。这有点类似于美国政府在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救助几家大型的金融机构,目的并非为了救这几家机构或者它们的员工、股东,而是为了防止美国金融体系发生系统性的崩盘。同样,如果现在中国政府出手,也不是为了救个别的中小企业,而是为了维持经济、就业与金融的稳定。

经济复苏的关键是稳住中小企业现金流

目前很多地区已经在尝试复工,但信心的恢复与经济的复苏还会有一个过程。以线上教育和网络办公为代表,数字经济已经在支持经济复苏。但要防止企业倒闭、失业上升和金融资产质量恶化之间形成恶性循环,关键还是阻止出现大面积的中小企业现金流断裂。根据蚂蚁金服的调查,大概80%的小微企业都面临资金短缺的问题,而且有70%的企业表示,只要能够获得融资,持续经营没有问题。

防止现金流断裂,只有三条路:一是增加业务收入,二是减少经营成本,三是获得外部融资。如果按照迫切性排序,越往后的越重要。

增加业务收入,只能靠经济复苏。最主要的手段还是通过尽快控制疫情,让经济活动回归正常。当然,政府与央行也可以采取适当的逆周期调控,尤其是补贴低收入人群及失业人口,既有利于保持社会稳定,也能够提升对小微企业产品与服务的需求,增加它们的收入。

更加迫切的是通过各种途径降低中小企业的经营成本。短期看,降费比减税更加重要,毕竟税收是有了收入才需要交的。最近各地在减少中小企业经营开支方面形成了不少好的做法,一是缓缴社保基金等的费用,二是政府决定减免承租国有房产的中小企业的租金,三是减免国企提供的水电等费用,四是一些民营企业主动给中小企业提供了许多减免。

值得指出的是,在处置系统性风险的时候,对财政与金融稳健性的考量就应该放到次要的位置,可以先稳住大局,再考虑化解这类问题。

解决现金流问题,最重要的手段是利用金融工具。过去的经验表明,大灾之后企业首先会去提取存款,然后是申请贷款。与传统银行相比,网络银行在为中小企业提供融资方面有突出的优势,一是不需要直接见面,二是没有抵押资产同样可以做风控。



上一篇:上一篇:经济学博士:真实复工率或许好于客流量数据的6个因素
下一篇:下一篇:美债收益率创历史新低!白宫首席经济顾问:这并不能反映美国经济基本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