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与政策分化中经济韧性是欧元焦点

日期:2019-12-04 17:38:19 作者:期货资讯 浏览:110 次

  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 金融分析师

  宋云明

  当前欧洲议会选举十分瞩目,毕竟欧洲地缘政治、难民危机以及经济衰退担忧牵制欧元疲弱凸显;今年又是欧元创立20周年之际,欧元未来前景有期待,但也充满更大的忧虑乃风险。加之当前欧美经贸杀手锏对欧元未来负面预期,虽然目前双方尚未开启谈判,但美国舆论喧嚣对德国乃至欧元区制造业,特别是汽车关税的未来具有很大的影响,进而或对其整体经济加大冲击。然而,透过欧元经济阶段的跌宕起伏不难发现:欧元经济韧性的实力较为夯实,尤其是传统经济的优势与优越还是相当显著。目前对欧元经济的分析判断直接涉及欧元反弹与否,进而更连接美元贬值是否实现,这对欧洲和世界影响较大。

  年初以来,欧元区主要工业数据、经济景气度及商业信心延续去年低迷表现,加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欧盟委员会和欧洲央行等多个机构数次下调欧元区和德国经济增长预期,经济前景展望悲观异常,进而市场对欧元区经济或将陷入衰退的担忧重复成为舆论关注焦点,对欧元的预期充满不确定。尤其是前欧洲央行研究部主任雷克林在世界报业辛迪加网站发表题为《欧元区衰退的威胁》一文,她表示今年年底前欧元区或将陷入新一轮衰退,这将带来破坏性的后果;随即欧洲央行首席经济学家Peter Praet却表示,欧元区经济存在下行风险,但衰退的可能性很低。两种截然不同的看法及多种视听混淆,这对于当前经贸形势以及未来汇率趋势影响很大,如何评估格外重要。欧元走势自去年累积的绝对空头交投长时间偏长,且更加谨慎,欧元波动率收窄非常,汇率维持低水平且方向不明朗。因此从经济变化因素中客观的判断欧元趋势尤为重要。以下的三个角度是值得探讨与深入论证的,笔者认为欧元区经济韧性与传统发达实力被市场严重低估,欧元对美元的汇率远低于正常水平。

  1、欧元区经济放缓的外部环境冲击较大

  此轮欧元区经济增长放缓始于2017年第四季度,在2018年第三季度GDP年化增长率跌至2%目标下方之前;最新的欧洲央行货币政策会议纪要中对经济前景的措辞仍偏向乐观。随着区内制造业、服务业指标的持续下滑及经济信心的日益受挫,去年第四季度欧元区19国实际GDP同比增速降至2014年以来最低水平,“经济存在下行风险”成为欧元区经济状态的重要关切。尽管2019年第一季度欧元区GDP同比增长1.2%,与前值持平,CPI年化增长基本维持稳定,服务业温和扩张持续;这些看起来,欧元区经济企稳基本确认,但核心数据制造业PMI仍表现依然不佳,未来增长前景依然阴云密布。如欧元区工业生产、餐饮零售和净出口额下降对经济拖累严重,其核心成员国德法意对此拖累最大,十分依赖出口的德国尤为明显。据统计,德国出口占名义GDP比重约为47%,净出口占比高达8%左右;其中7.1%的出口订单及20%汽车出口销售来自英国,汽车行业出口占据德国GDP总量近5%的份额;而从去年受欧盟汽车排放新规、中美贸易摩擦、全球需求疲软和英国脱欧的不确定性影响,德国工业新增订单持续减少,汽车出口额急剧下滑,这直接成为拉低德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因素。

  另外,近两年新兴市场动荡对欧元区银行业影响较大,整体经济复苏来自外部因素加大;尤其以拉美国家为侧重的西班牙影响明显。首先去年以阿根廷、巴西为主的拉美国家货币大幅贬值直接导致了西班牙银行的负面业绩较高,2018全年毛利率下降了两个百分点,收益率增长同比大致为0%。其次西班牙对外银行与法国巴黎银行、意大利裕信银行是土耳其最大的欧洲债主,同期土耳其里拉贬值危机对其股价影响明显,仅去年8月9日至16日,3家银行股价就已分别下跌7.73%、5%和10%;而里拉贬值对BBVA影响最大,该行多年来从土耳其获得丰厚的利润,2017年BBVA在该地区的税前收益高达31%,这驱使其不断增持土耳其担保银行的股份,大大增加了自己的风险敞口,进而导致其股价全年下跌高达38%尤为突出。

  然而,最为重要的还在于美国经济近两年经济增长明显高于欧元经济,经济质量和创新技术更先于欧元区和欧洲大陆,这使得欧元区分歧、分化乃至分裂迹象逐渐加大。毕竟欧元创立之初的宗旨是促进欧元经济、政治合作,货币合作结果并未促进经济增长,反之使得欧元区经济更加脆弱和乏力,进而这对欧元向心力的干扰与负面压力较大。

  2、欧元贬值既体现欧元需求也体现欧元经济韧性



上一篇:上一篇:中国政治经济制度符合国情富有效率具有明显优越性
下一篇:下一篇:经参头版评论:莫把普惠金融当成社会救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