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静:数字货币发行要积极又要高度谨慎,不妨把困难想多

日期:2019-12-11 10:29:33 作者:期货资讯 浏览:115 次

中国人民银行科技司原司长、国家信息化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陈静。新京报摄影记者 吴江


“进一步分析区块链的应用场景,有利于我们认识区块链的重要应用,并与相关的浮夸、不切实际甚至诈骗的东西划清界限。”中国人民银行科技司原司长、国家信息化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陈静在近期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对于引导区块链技术更好地推动金融业发展,当下需要找出区块链适合的应用场景,进一步解决相关的标准化、信息安全等相关问题。


关于数字货币的发展,陈静认为,在中国电子货币空前发展的情况下,要进一步分析我国货币体系还有哪些地方不适应中国生产力和社会、经济的发展。中国推出数字货币DC/EP要考虑好市场需求、法律合规和技术实现三大问题。他建议,在数字经济时代,中国的数字货币发行要积极,同时要高度谨慎、脚踏实地做探索。不妨把困难和问题想多一点,切实防范可能出现的风险。


而对于近期频受关注的刷脸支付,在陈静看来,什么场合可以用刷脸支付,应该有合理、详细的规定。什么企业能利用人脸识别技术,也需要有门槛和监管要求。在不断改进、强化安全措施的前提下,在一些应用场景刷脸支付很有前途。


谈区块链运用:

需找出适用场景,解决标准化和信息安全等问题


新京报:2018年,您提出要警惕将区块链泛化、绝对化、甚至神化,反对将其视作能“颠覆传统金融IT架构”的说法。对于金融领域的应用,您看好区块链技术在哪些场景或环节发挥作用?


陈静:随着比特币的出现,区块链引起全世界的关注,中国政府、社会各界高度重视。我们要科学、冷静、客观、全面地认识区块链,促进区块链对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发挥更好的作用。


在人类社会的发展中,信息系统中心化是一个历史进步。但现在的问题是,在信息系统中心化一统天下的情况下,有部分应用场合是去中心化、去信用中介支持时效率更高、成本更低。这就是区块链大有用处之地。我认为,区块链技术是整个信息社会里处理技术的一种创新、发展和补充,而不可能全部替代中心化处理架构。我认为,需要强调区块链应用场景的三大要素:区块链上的节点不是很多、同时处理的交易数(并发数)不是很高、同时又没有现成适用的中心化处理机制和条件(或者建立成本过高)。这三个条件缺一不可。


很高兴看到,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区块链应用不切实际的东西在减少。值得高度重视的是,最近党中央高度重视区块链创新应用后,社会上有人利用来搞一些虚假的、欺诈违法的东西。必须与之划清界限。


关于区块链在金融领域的应用前景,去年我讲过供应链金融等。很高兴看到今年银保监会下发文件,鼓励推动区块链在供应链金融领域的应用。同时,在跨境金融服务、信用证管理、部分跨境支付清算等方面,区块链运用符合前述三个条件,应有很好的应用。在国家外汇管理局的领导和指引下,人民银行的中钞信用卡公司开发建立了跨境金融区块链服务平台,已在17个省市、自治区应用,为中小外贸企业等提供了高效、快捷的融资服务。


新京报:要想引导区块链技术更好地推动金融业发展,当下需要做好哪些工作?


陈静:第一个工作还要进一步解放思想,根据业务发展的客观需要,来找出区块链适合的应用场景。第二,要进一步解决相关的标准化问题,直接涉及联盟链等。第三,要进一步解决区块链运用的信息安全问题。分布式账本信息安全、隐私受到影响的风险是存在的,金融行业对这块非常敏感。


谈数字货币:

要积极,又要高度谨慎,不妨把困难想多一点


新京报:资料显示,25年前,人民银行组织主要商业银行科技和银行卡部门负责人到新加坡考察“无现金社会”的规划和实施情况,当时是您带队。有哪些发现?


陈静:上世纪九十年代,新加坡提出,要发行数字法币,率先在全世界实现“无现金社会”。因为新加坡是一个高度城市化的国家,人口也不多,而且工业信息化条件、法制都很完善。


1994年底,时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陈元提出,让我带队组织各家大银行去考察,一行共有近二十人。当时,新加坡金管局负责整个项目的实施,技术方案由新加坡大学提供。我们访问、调研了新加坡金管局和新加坡大学,详细了解了他们的规划和思路。新加坡想在全世界率先实现“无现金社会”,但最后以失败而告终。




上一篇:上一篇:专家建议制定数字货币发行制度
下一篇:下一篇:中交西筑三套1500型搅拌设备同期出口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