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汇 >  一粒“万艾可”的罪恶 >

一粒“万艾可”的罪恶

来源:最佳文学网 栏目: 故事汇 作者:文学爱好者时间:2019年10月09日 14:47热度:143℃

  他确实是觊觎张虹的美貌,案发那天,他和几个同事、朋友在宾馆的棋牌室里打牌,期间有人提出想找几个小姐过来玩玩,李昌久就说找小姐多没意思啊,既花钱又不干净,他说要找就找个良家妇女,他喜欢征服良家妇女。于是就有人提出来说,"有本事,你把成彬的

  酒过三寻,菜过五味。本想就此散了,我正起身要走,可成彬却突然急赤白脸地拉住我,"哥,别走,今晚陪我,待会咱俩找个小姐乐呵乐呵去。"


  "哈哈!说啥呢,兄弟,我还不知道你?!出了名的'妻管严',就你也敢找小姐?!"我笑着,讥讽他。


  "哪个不敢了?!难道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成彬在强词夺理,但他的话里分明含着隐情。"兄弟,咋了这是?"我急忙询问。


  只见成彬一仰脖,又灌下一杯二锅头,面红耳赤的,接着就语无伦次起来,"哥,我的亲哥。你今晚必须陪我,我郁闷,我难受啊。"成彬突然垂胸顿足,嚎啕大哭起来,他的举动把我吓了一跳,"兄弟,到底咋了?"


  "我他妈的不是人啊,我就是个大王八,老婆被人偷了,我还帮人家数钱,我他妈的就是个窝囊废啊!"成彬一边拍打着桌子,一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似乎在说胡话。他的话让我如坠雾里,我是一句也没听懂。


  "兄弟,你真的醉了,别喝了。"我赶忙夺下他手中的酒瓶,"跟哥好好说说,到底是咋了?"


  "我没醉。哥,我真的没醉。"成彬打了个酒嗝,定了定神,把我按在座位上。


  "没醉?没醉,那你刚才说的那叫什么话呢?"我不客气地训他。


  "你还不知道吧?我戴了绿帽子了。我老婆在外面有情人。"成彬狠劲地点戳着自己的头皮,话语雷人。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张虹不是那样的人。"我立即提出抗议,"不许你对张虹如此污蔑。"


  "我这么说,你可能不信,或者说我是多疑,但这是真的。"成彬继续解释,"前天,我突然接到派出所的电话,让我拿钱去赎人,说张虹涉嫌违法,当时,我也不信,还说他们搞错了,但他们坚持说她与一个男人在宾馆里开房时,被民警逮了个正着,现在被定性为'嫖娼',当然了,涉嫌'嫖娼'的不是张虹,而是他的情人,张虹被定为'娼妓'。俩人都被关进了拘留所,说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规定,要被拘留15天,罚款5000元,让我去交罚款。"


  "啊!这不是真的吧?"我当时真的被成彬的话给雷倒了,说什么也不信。


  "问题的关键还不在这里。等我赶到派出所后,才发现与张虹开房的男人不是别人,是我的顶头上司李昌久啊。"


  "啊!"我一时无语,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成彬。


  只听成彬咬牙切齿地说道:"我当时真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更想把他们俩给撕碎了,只可惜我见不着他们。"


  成彬说完这些话后,又开始喝酒,我没有阻拦,而是陷入了沉默。成彬则一边喝酒,一边说着脏话,骂得极其难听,只是我一句也没有听进去。


  张虹是我老婆的大学同学,也可以说是我老婆的闺密,当年还是我把张虹介绍给成彬的,老婆说她的人品绝对可靠,人长得又特别的漂亮,是个一等一的大美人,既温柔又贤惠,还很会过日子,家里家外,侍弄得井井有条,更把个成彬管理得老老实实,服服帖贴的,以至于我们常常开涮他,说他是个妻管严,怕老婆,而成彬呢,则不以为然,还时常引用赵本山的一句名言"我是怕老婆,但怕,就是爱"来对付我们。


  我是绝对不相信张虹会干出那种事的。我决心帮成彬查个水落石出,因为我是一名律师。


  第二天,我就赶到了拘留所,办理了相关会见手续,我见到张虹的时候,她一下子就哭了。好半天,我才从张虹的口中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同时也得知了一个更惊人的秘密。


  原来,事发那天,成彬在外地出差,李昌久打电话给张虹,让她到宾馆里来找他,说要告诉张虹一个关于成彬的重大秘密。张虹本不愿意去,但李昌久说,如果她不来,成彬就会有牢狱之灾。张虹一听吓坏了,也信以为真,于是,就急忙去了李昌久开好的宾馆。


  张虹到了宾馆后,当时李昌久还在棋牌室里打牌,见张虹来了,就让别人替他打,自己则带着张虹上了楼。身后则发出了一阵哄堂大笑。而一进房间,张虹就迫不及待地一直追问李昌久,问成彬到底怎么了。李昌久则不紧不慢地先脱去外套,然后烧了壶水,泡了杯茶给张虹,自己则背过身吞下一粒"万艾可",然后劝张虹别着急。最后李昌久又点上了一支烟,这才故作神秘地说,成彬涉嫌挪用单位的巨额资金去炒股,问张虹知道不知道。张虹说,成彬喜欢炒股他是知道的,但没听说他买得特别大啊。李昌久却告诉他,不知道并不代表没有,成彬确实挪用了单位里200万元的资金去炒股了,现在股票被套牢,抽不出来,而不久集团就会派会计师下来查帐,到时候势必会东窗事发,他身为财务科长很难保得住他。张虹当时被吓坏了,急忙问,这可怎么办呢?李昌久一幅旧若无其事的样子,慢悠悠地说,也不是没办法。但他只说了这么一句就嘎然而止了。那一刻,真的快把张虹给急死了,张虹则来到李昌久的身边,抓住李昌久的胳臂连连追问是什么办法。李昌久则色色的看着张虹,一双泛着血色的眼停留在张虹那饱满的胸部上。然后说他也觉得成彬平时表现不错,有意想帮他。但要想帮他,就必须先把被成彬挪用资金的窟窿给堵上,并问张虹有钱没有。说着,摆弄起手机来。张虹说他们哪里有那么多的钱啊!这时,李昌久又说,他有许多有钱的朋友,只要他一开口,他们就能够先把款挪过来,这样就能够把集团派下来的会计师给应付过去。对此,张虹连连表示感谢,她对李昌久的话毫不怀疑,她相信他有这个能力。可是,李昌久又说,他不能够白帮忙,如果让他帮忙,除非张虹答应她一个条件,这个条件就是--让张虹陪他上床。

相关文章

友情链接

热门标签

精选美文| 每日趣读| 故事汇| 星座运势| 情感故事| 文坛动态| 原创推荐| 文学小说| 现代诗歌| 励志文学| 短篇文学| 经典散文| 文学随笔|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7 www.fazj.org 最佳文学网 版权所有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