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汇 >  致命的礼物 >

致命的礼物

来源:最佳文学网 栏目: 故事汇 作者:文学爱好者时间:2019年10月03日 10:44热度:138℃

  高增利他谈起自己寂寞的童年,小时就跟母亲出国,只有一位专横的寡母把他一手带大,于是他只得以幻想来驱逐寂寞,做一些别人都做不到的白日梦。学生时代他很不得人缘,因为他不合群而喜欢独居幻想。结果是他发现自己很有天才,只有在拿出成就时,他才会受

  何丽娜经过一番的深思熟虑,拒绝了高增利博士的追求,趁她25岁生日之际,终于与古立志订婚了,两人去民政局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并领取结婚证。


  何丽娜和高增利都是某市野生动物救护站的工程师,两人同是美国留学的海归派,高增利还是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奇异动物的权威,国际知名的生物学家呢,他今年38岁,他个子矮胖,但相当健壮,有着一张苍白的脸,圆圆光滑的头,没有一点皱纹,眼睛小得像婴儿,看人时喜欢瞪着看。他的声音很轻柔,在说话的时候却不断神经质似地挥舞着手,他感情冷漠,走起路来的样子也教人看了不舒服。


  高增利追求何丽娜两年了,两年时间里,两人关系忽冷忽热,若即若离,始终未能敲定。


  而古立志呢?是今年刚招聘的研究生,来站不到半年,就与何丽娜打得火热,双双掉进爱河,速战速决,终于走入婚姻的殿堂。这真让高增利博士握腕顿足望天长叹。


  何丽娜选择的是古立志而不是高增利,是有她自己的理由,以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爱慕古立志的帅气。古话说:“月里嫦娥爱少年”嘛,何况我何丽娜?古立志今年28岁,生得高大英俊,一头黑得发亮的头发下面是一张瘦而动人的脸,为人热情活泼,微笑时会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更是令人喜爱。他长得一副宽而结实的肩膀,说话的声音坚强而有力,一个女孩还想要些什么呢?


  今天是星期六,高增利打电话来,说知道她和古立志订婚,他祝贺她和古立志幸福,说爱情不在友情在,请何丽娜陪他过一个周未。安慰安慰一颗失衡的心。


  何丽娜弄不懂自己为什么还要跟他出去,她不喜欢他,永远也不会喜欢,但他对她似乎有一种催眠术魔力。不过,谢天谢地,这是最后一次。他们认识了三年,一同从美国回来,这是他第一次答应同他外出共度一个晚上,因为她善良的心,深深体会到失恋的滋味。


  她简单化妆了一下,就听到前门的铃声在响。高亨利已经到了。她听到开大门和谈话的声音,随后她母亲在上楼梯。没多久,母亲已走进她的房间。


  “娜娜,看看这儿。”她母亲极端兴奋地说:“高博士多好,他为你带来这样漂亮的花和小礼物。”她举起一大束深红色的玫瑰和一个礼盒,问:“高亨利是一个有才华的生物学家,你为什么你不喜欢他。”


  何丽娜接过玫瑰闻了一闻,义务性地说了一句:“真可爱。”


  “我来打开礼盒,”她母亲说着。接着大声说:“哦!娜娜,快来看,多有趣的礼物!”


  何丽娜下楼一看,在这个小小的烫金浮雕的四方盒里,里面衬着绿色的绒布,绒布上放的是一支钻石镶镶的皮质胸针,这枚胸针的制作,别具一格,玲珑剔透,制成一个小小的蝙蝠。模样非常古怪,尖尖的鼻子和一双突出的亮晶晶的眼睛,圆圆的小身体长满了绒绒的长毛。四只细小的翼脚都是镶上钻石的,显得晶莹剔透,栩栩如生。而金质别针的本身却是一支剑的形式。


  “把它戴上!”她母亲在一旁连哄带催的说:“你这个女孩多幸运,多漂亮的胸针!”


  何丽娜从盒子里取出了这支胸针,出她意料之外,这支胸针似乎是活动的。拿在手里,感到它有蠕动的感觉。高亨利见她脸有惧色,安慰她说:“娜娜别怕,这只是一只电动玩具!”


  由于这枚胸针小巧玲珑,造型别致,何丽娜非常喜爱,由于好奇心驱驱使,也就别上自己的胸前,但说不出为什么有点紧张和激动。在她的幻觉中,似乎看到这只小动物的眼晴露出了一股冷冷的敌意的神情,当然,也许,这只是幻觉而已。


  两人在驱车前往银滩公园的途中,他们很少说话,何丽娜感到很沮丧,而高亨利是完全陷入了沉思。等他们到了海滨餐馆以后,高亨利温柔有礼地把何丽娜引入了布置华丽的餐厅雅座。


  也许是因失恋而心烦,高增利喝了许多酒,唠唠叨叨尽说胡话。何丽娜沉不作声陪着。


  高增利他谈起自己寂寞的童年,小时就跟母亲出国,只有一位专横的寡母把他一手带大,于是他只得以幻想来驱逐寂寞,做一些别人都做不到的白日梦。学生时代他很不得人缘,因为他不合群而喜欢独居幻想。结果是他发现自己很有天才,只有在拿出成就时,他才会受到大家的注意和称赞。他又告诉她说,胜利,这已成为他的一种嗜好,到如今还无法完全放弃。他说他竞争性非常之强,同时他现在已发明了一种方法,不管他居劣势到什么程度,最后一搏,还是他会赢的。


  何丽娜惊奇地注视着他说话,心里说:“你现在就已输定了。”


  但高增利自己把话题转到了这上面来:“就拿你和我的事来举例说吧!你认为你将嫁给古立志而不是我,对不对?”


  “你得明白这一点。”何丽娜回答说。


  “你愿不愿意改变主意呢?你的确是我所想娶的那种类型的女孩,我会当一个好丈夫。”


  “多谢你的好意,能获得你的爱慕,我感到非常荣幸,但你是知道的,我爱古立志,他也爱我。爱情是不能勉强的。”

相关文章

友情链接

热门标签

精选美文| 每日趣读| 故事汇| 星座运势| 情感故事| 文坛动态| 原创推荐| 文学小说| 现代诗歌| 励志文学| 短篇文学| 经典散文| 文学随笔|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7 www.fazj.org 最佳文学网 版权所有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