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汇 >  弄堂深处 >

弄堂深处

来源:最佳文学网 栏目: 故事汇 作者:文学爱好者时间:2019年10月03日 10:44热度:129℃

  又一阵大风沙哑的吹过,弄堂里慢慢的,慢慢的走出来一个人。他步履蹒跚着,穿着黑色雨衣,双手抱在胸前,一步一步走了过来。鲁小松睁大双眼,脚尖踮的更高,仿佛想看清楚些什么。雨中的黑衣人在他家的窗边站住了脚步,微微侧了侧头,虽然仍旧看不清脸,但

  天边黑团团的一片,乌云夹着狂风席卷了弄堂。人们纷纷风声鹤唳般的躲回了屋子里。


  刚刚还在弄堂门口竹凳上下围棋的一帮老人,也都各自回了家,甚至锁上了门,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龙卷风到访,人人惶恐不安。


  鲁小松跑回房间,踮着脚尖趴在窗边,只露出半颗脑袋,眼珠子溜溜的盯着窗外。不一会,雷声传动,轰隆隆的敲击着整个大地。大雨倾盆而下,扑向了街道上还未来得及避雨的人们,伴随着大风,他们一个个尽显狼狈。但这些都不是鲁小松关注的,他的视线,始终盯着弄堂的最深处,紧张而又期待着什么。


  又一阵大风沙哑的吹过,弄堂里慢慢的,慢慢的走出来一个人。他步履蹒跚着,穿着黑色雨衣,双手抱在胸前,一步一步走了过来。鲁小松睁大双眼,脚尖踮的更高,仿佛想看清楚些什么。雨中的黑衣人在他家的窗边站住了脚步,微微侧了侧头,虽然仍旧看不清脸,但是一道冰冷的目光已经向他直袭来,鲁小松顿时吓的心脏漏跳了一拍,急忙蹲下了身子一动也不敢动。不知过了多久,他才活动了下僵硬的身子,小心的转过身慢慢探出了头。早已经没了黑衣人的影子,心中即庆幸又不免失落。


  也许12岁的孩子都是这样,胆子明明很小却有着强烈的好奇心,因为他们不懂有一句话叫“好奇害死猫。”隔天下午,鲁小松放学回家,习惯性的眺望了下弄堂深处。松子,看什么呢。住在隔壁的同学阿毛拍了拍他。你说呢,当然是看深处那家了。鲁小松耸了耸肩膀,收回了目光。


  我说,你就收起你的好奇心吧,阿毛拉着他坐到了门口的小板凳上。我妈可跟我说了,大家伙恨不得那一家早点消失呢,省得到了雨天,都得躲在家里不能出门。那家的男的可是个杀人犯,雨天时杀了自己舅舅和舅妈,还把尸体给堆在了弄堂口,那时候我妈还年轻,和我爸刚结婚。两个人晚上下班推着车子往家走,绊倒了摆在那的尸体,魂都快给吓飞了。你说有这么变态的吗,杀了人还大张旗鼓的把尸体给摆出来。


  听了阿毛的话,鲁小松撇撇嘴说,这是你听到的,我从我奶奶那听到是另一个版本。


  那家原来有一家五口,一对夫妻,一个老太太,那家男人的舅舅舅妈。那对夫妻是新婚,感情很好。男的是个工人,女的是个老师,他们家是最早住进弄堂里的。本来日子过的也平静,和普通人一样。但是老太太年纪越来越大,身体越来越差,那男人的舅舅舅妈暗自想着老太太撒手人寰后,房子肯定是要给自己儿子的,那时候他们更加的寄人篱下。不免觉得心里十分的不安和苦闷,两个人心胸都不宽,一天闲暇无事,别一起喝起来闷酒。结果,两个人喝多了,去老太太跟前耍起了酒疯,嚷嚷着叫她立遗嘱把房子给他们,又闹了好一会,老太太去的当时就背过气去,那家的小媳妇在一边制止,被舅舅拳打脚踢了一番。她那时怀着孕,流了满地的血。舅舅,舅妈视而不见,摇摇晃晃回屋子睡觉去了。


  男人回来看见这番景象,惊得目瞪口呆,看着自己母亲的尸体都已经发硬了,妻子更是倒在血泊中,抱起妻子后,知道了事情的原委。他已经失去了理智,涨红了脸冲进厨房拿起菜刀进了屋子,对着熟睡的两人就一顿砍,舅妈先清醒过来推开他往外跑,他扔下已经被砍的满身血的舅舅追了出去,在弄堂门口抓住了舅妈,补了她几刀。哪天下着大雨,舅妈的血阴湿了整个弄堂口。男的被叛了死刑,老太太和那对舅舅,舅妈也都死了。剩下那个女的,自己住在弄堂里。真是可怜的家。


  阿毛拨着头发,但是那个女的受了大刺激了吧。听说疯疯癫癫,起初还会出来伤人呢。现在一到雨天她就会出来,吓得大家都不敢出门。


  谁知道,鲁小松说,自我懂事起,就这样了。但是我对于那家,真的很好奇。他真起身,拍了拍膝盖。


  喂,你最好安分点,别想着去那家探是究竟,那个女人可是很可怕的。阿毛不放心的冲着他的背影喊。鲁小松挥了挥手,头也不回。阿毛担心的叹了口气,希望他真的是说说就好。

友情链接

热门标签

精选美文| 每日趣读| 故事汇| 星座运势| 情感故事| 文坛动态| 原创推荐| 文学小说| 现代诗歌| 励志文学| 短篇文学| 经典散文| 文学随笔|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7 www.fazj.org 最佳文学网 版权所有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