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文学 >  散文:回忆是个说书人 >

散文:回忆是个说书人

来源:最佳文学网 栏目: 短篇文学 作者:文学爱好者时间:2019年10月09日 14:46热度:69℃

1. 现在是正午,外面的街道上走着面色匆忙的人,一个个踏云纷争。我在听着容祖儿的《小

      1.

       现在是正午,外面的街道上走着面色匆忙的人,一个个踏云纷争。我在听着容祖儿的《小小》。听到了开头了一句“回忆是个说书人,用充满乡音的口吻。”瞬间就觉得难过了起来。你是有多久,没有为一首感动过。听别人在唱的歌,回忆着自己的故事,心里软得一塌糊涂。然而,这一切都是你的,无论走得多远,多久,有朝一日。你始终要一个人慢慢的修补,成为别人眼中风轻云淡的过去。

     今年中秋,我睡着整整一天,在傍晚夕阳沉入城外的山丘之前醒来。与朋友一起去离河岸不远的饭店里吃了一顿饭。我们几个都是身在异乡的人,饮着异乡的水,说着故乡的月,免不了一阵唏嘘。饭后,在一个路口分离。我孤身一人去了河岸去看人潮在看孔明灯。河岸的风很多,吹辽阔的江面吹来温润的风,岸边人潮汹涌,对面的市区灯火通明连绵一片。点缀在河岸。像到不了的蓬莱仙岛。每一盏每一盏都是归人的一江烟火。

      我没有见过人放孔明灯,自己也没有放过。唯有在故乡的元宵节时放过一次河灯,与母亲一起。那时候的我,年纪小小的却精头十足。早在过了年初后,街上就有大大小小的河灯,大抵都是一些荷花的样式,上面描画着艳丽的颜色,里面还有小小的圆盘,用来盛放蜡烛。那时候认为这样的做工是极好的,直到后来见到了许多做工精致的河灯。灯笼。还有中秋节见到的孔明灯。发现小时候见到的河灯做工是多么的粗糙,只是在后来大把大把的山川烟火里见到的精致的物品,总会觉得缺少了一种味道。美丽的东西总会缺少一种俗气,就像家中的白瓷的碗,总要裂上一道细纹或者缺了一个小小的口,才会觉得熟悉与温润。

       生活在俗世的人啊,总要用不同的遗憾来填补生命里大片大片空白的掌纹,好让这一生都沾染上七情六欲,成为一个世俗的人。唯有这样,才会觉得生命完整得刚刚好。

          2.

       河岸占满了人,大多数是三五成群,或者是一对一对的情侣。像我一样形单只离的人很少。昏黄的灯光打落在旁边白天里葱郁的树枝,如今倒显得有些墨黑墨黑的感觉,看入眼里有些压抑,却也无处发泄。很多人都靠在栏杆上,望着夜里的江水,暗涌不止。不远处有一座桥,点着一盏一盏在黑夜里小到如同故乡的萤火虫一样微小的光芒,连到对面的河岸,灯火阑珊的地方。只不过故乡的是会走动的光芒,这里的只能粘着混合着水泥钢筋的桥梁,经世日月,水淋热晒,周身落满了山鹰盘旋而过的灰。

       我曾经白天的时候到过这里,那时候还是五月天,入夏不久。河岸种植的香樟树中开满了一小簇一小簇花,藏于浓密的枝桠中,抖落了行人一身还满。还有许多灰白灰白的海鸥整天盘旋在桥梁之上,鸣叫不止。潮水时常不经意间冲撞而来,靠在栏杆上通常会把脚下的白鞋扑了一些湿润的雾水。很多时候的很多事情,总会保持着两个不同的摸样。在不同的人面前展现着不同的模样,就像小时候我曾看见那个从小就像山一样坚韧的母亲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对着梳妆台偷偷的抹眼泪,到看到我进来的时候胡乱的抹了一把脸。揉上豆大的眼泪一起就着垂落在脸颊旁的发丝撩到耳后。浸过眼泪的青丝黑亮温润,在我的心里一直隐隐地压抑了许多年。后来,我渐渐明白。我心生明净的秉性与为人处世,总与一个人有关。

      我曾在一个安静的午后读到过一句话。“总有离家的人,总有靠岸的船。”觉得这是一句与“再也没有人会把我的名字喊彻大街小巷。”一样令人心生暖意和一点点的遗憾还有很多很多的喜欢。当爱承接了生命,承接了岁月,就再也不是可以用风花雪月可以代替。经世熙攘,人潮如涌。沉入心底的,往往是一些柔软无形的东西。

        3.

       你有没有看过一整排的白鹭从远处苍绿成片的山川缓缓飞过你的头顶,与你爬山虎缠绕而上的老屋。最后落在波光粼粼的湖泊上,岸边还停泊着隔壁阿豆老爸的渔船。那时候夕阳刚刚开始沉入山头,入夜不久,星星开始一颗一颗跃入每个人的眸子里,孩子在地面上兴奋的扑捉着会飞行的点点星星火火。

友情链接

热门标签

精选美文| 每日趣读| 故事汇| 星座运势| 情感故事| 文坛动态| 原创推荐| 文学小说| 现代诗歌| 励志文学| 短篇文学| 经典散文| 文学随笔|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7 www.fazj.org 最佳文学网 版权所有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