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文学 >  冯俊科:哥,咋整的? >

冯俊科:哥,咋整的?

来源:最佳文学网 栏目: 短篇文学 作者:文学爱好者时间:2019年10月01日 20:05热度:133℃

参加文学创作座谈会回来,收到了一封来信。摸摸信封,感觉里面好像不是举报信、征订单或广告之类的东西。那些东西摸的多了,根据信封里东西的厚度、硬度和光洁度,不拆信封就能猜的八九不离十。这封信里装的,好像不是那些东西。 我拆开信封,是一封来信。信

参加文学创作座谈会回来,收到了一封来信。摸摸信封,感觉里面好像不是举报信、征订单或广告之类的东西。那些东西摸的多了,根据信封里东西的厚度、硬度和光洁度,不拆信封就能猜的八九不离十。这封信里装的,好像不是那些东西。

我拆开信封,是一封来信。信是细毛笔写的,蝇头小楷,字迹工整流畅,一看就知道写信的人有着深厚的书法功力。我翻看最后一页的排序标码,整整33页。自从电脑普及后,谁还去用这种传统古朴笨拙的方式,认真虔诚耐心的写这么长的信?不过,这封信吸引我的还不全是因为这些。没有想到的是,这封来信开头第一句就说:哥,咋整的?

我觉得很新奇。泡一杯清茶,坐在椅子上,一口气看完了来信。

哥,咋整的?我的作品获奖了。

评奖委员会主任吴廖 ,脸面粗糙的像咱家的老柿子树皮,眼睛笑得像裂开的柿子花瓣。当他把奖杯发给我时,我几乎要疯了。你平时老说我那两片儿嘴能说会道,可吴廖让我发表获奖感言时,我像中了邪一样,两片儿嘴不停地颤抖,发不出一点声音来。男子有泪不轻弹。你知道,我啥时候流过眼泪?当时竟然流泪了,泪如泉涌,泪流满面,会场里一片唏嘘声。

哥,我这疯,我泪如泉涌,绝对不是高兴,真的不是高兴。用时下一个最时髦的词来表达,好像是叫悲催吧?到底啥叫悲催?我真的弄不太清楚。悲就是悲伤,这我懂。干嘛还非要加上个鸡巴催字?是不是说悲伤是被催出来的?还是讲极度的悲伤?弄不太懂。反正现在网络上文坛上很多人都这么叫,我也这么说了。哥,你不要笑话我。我也想时髦时髦,免得你说:都获奖了,咋还恁土?

哥,你知道,我能够获奖是多么得不容易。开始那几年,我餐风露宿,每天躲在水泥管里,地下通道里,吃着方便面,喝着自来水管里的水,混在那些上访的人堆里,没日没夜的搞文学创作。几家小报小刊也刊登过我的几篇作品。可我一直没有能在省级的正式刊物上发表过作品,更不用说获奖了。后来,无意中碰见了咱村的本家老马,他言传身教,向我传授了文学创作的一些秘诀,我才有了今天的收获。

噢,您大概不知道吧?老马就是咱村东头马麦柜他二爷马剑南,村里五十岁以上的人都知道他。马剑南1966年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文化大革命中因参加造反派的“文攻武卫”,在武斗中负有人命案,文革后被判刑10年。马剑南出狱后没敢回老家,改叫老马,开始写诗歌散文小说,一直在省城的文坛上混,混得小有名气。我是看了他发表的一篇小说,在作者小传里才知道他是咱县人。找到他见面一聊,原来他就是咱村的马剑南,和咱们是一个祖先的子孙。

按照辈分,我恭恭敬敬的赶紧叫他:二爷。

老马看看周围无人,说:千万不要这样叫,文坛上要避嫌,更不要叫我马剑南,我的笔名老马,叫我老马就行。

说着,他从笔记本上撕下一张纸条,写了一行字递给我说:有时间可以到家里去。

我接过纸条,不住地点头说:谢谢二爷,知道了。

哥,我第一次去老马家,是冬末春初的季节,天上飘着小雪。我踩着一寸多厚的雪,提着一瓶茅台酒两袋花生米三包许昌烟。哥,你千万不要心疼那瓶茅台酒,那是假的。丁字口的砖楼旁边有个烟酒小卖部,专门卖这种假茅台,十五块钱买一个空茅台酒瓶,装上一块八毛钱一斤的散装白酒,往里面兑了三滴敌敌畏。城里很多拿茅台酒送礼的人都这么干。

我冒着凛冽的寒风和漫天雪花,钻进一条不到五尺宽的胡同里,拐了四个弯,问了三个人,过了两个垃圾堆,进了一个大院子,才找到了老马家。老马家的这个大院子里有几排平房,老马住在靠大门口的一间平房里,出了大门口往右面一拐就是一个公共厕所。老马家里的陈设很简陋。一张木床,一个衣柜,一张写字桌,一把椅子,两个简易沙发,两个书柜。一进屋,迎面飘来一股怪味,那怪味有些发臊,臊中有些淡淡的臭。大概是公共厕所飘过来的吧。

老马热情的接待我,说:冷吧?来,烤烤电炉。

我一看那电炉,就知道是老马做的。因为这种土电炉,咱村里很多家都会做。在一块砖上凿几条沟槽,买了一根电阻丝盘绕在沟槽里,在电阻丝的正负极接上电线,电线往插座里一捅就行了。老马拿着两根露着头的电线插在墙上的插座里,电阻丝由青褐色慢慢泛的通红,散发出火一样的热,屋里暖和起来。随着屋里温度升高,那股怪味也越来越大,有些呛鼻子。老马并不在乎,我也没有敢说。

相关文章

友情链接

热门标签

精选美文| 每日趣读| 故事汇| 星座运势| 情感故事| 文坛动态| 原创推荐| 文学小说| 现代诗歌| 励志文学| 短篇文学| 经典散文| 文学随笔|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7 www.fazj.org 最佳文学网 版权所有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