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文学 >  生命的代驾 >

生命的代驾

来源:最佳文学网 栏目: 短篇文学 作者:文学爱好者时间:2019年10月01日 20:05热度:68℃

古都的秋天很难让人感到秋意。 我和辉子在繁华的大街上行走,街上的行人不停的招呼“辉哥”,并且献出谄媚的微笑。辉子戴着墨镜,头发抹得镚儿亮,不停地点头 ,有时带理不理的“哼”上一声。完全是一个十足的黑老大派头。我知道,这家伙一定混得不错。就说

古都的秋天很难让人感到秋意。

我和辉子在繁华的大街上行走,街上的行人不停的招呼“辉哥”,并且献出谄媚的微笑。辉子戴着墨镜,头发抹得镚儿亮,不停地点头 ,有时带理不理的“哼”上一声。完全是一个十足的黑老大派头。我知道,这家伙一定混得不错。就说:“行啊,辉子,混得不错,在这个十二朝天子居住的地方,年龄这般苍老的都能称你为哥,到时也让我沾沾光吧!”

他淡淡一笑说:“哪里呀,这不过只是一个称呼而已 。”

真正让我大开眼界的是 在酒店用餐了,那场面完全可以用李白的“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馐直万钱”来形容。我说:“辉子,少点点,多了浪费。”他笑了笑,说:“小意思,毛毛雨。轻易不来的客人呀,略表心意。”说完豪爽的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又在那服务员的屁股上捏了一把。说:“去好好伺候一下我哥吧。”我赶紧起身,说:“我不用这个。辉子,你还是让她走吧。”

服务员那眼睛望着辉子,不知所措。辉子说声你走,服务员怏怏而去。我说:“辉子,有一点你要把握住,就是富而不淫。”

他嘿嘿一笑,说:“淫什么呀?只不过是逢场作戏而已。我得到的是肉体,但出卖的是灵魂。草活一春,人活一世,何必那么认真?水至清则无鱼。不过话说回来,我和你又不能一样,你是文人,浪的是名誉,我是粗人,想的是实惠。就好比你是天上的恒星,想的是生命的永恒;我是流星,图的是瞬间的辉煌。在这里混,难呀!我难,那些小姐更难!” 说完,起身把墙角的空调摆弄了一下。轮到买单时,他非常大方的付给服务员一些小费,把那服务员乐的“辉哥,辉哥”叫个不停。

古都的夜景比白天更加迷人,灯火通明、金碧辉煌,一切都被蒙上一层神秘的面纱。有说的,有笑的,有搂着着情人乱跳的;有哭的,有唱的,有抓着话筒不放的。辉子开着“丰田”在街上溜达,欣赏着迷人的夜景。有时猛然大叫两声,街上的行人惊恐地望着咱们,可能怀疑我们是否神经失常。旺子说:“这家伙今晚又在那里白吃一顿。”辉子笑了,说,“不吃白不吃。”我有点莫名其妙,问:“不是付过钱了?”旺子说:“是呀,钱是付过了,不过再过几天又会回到辉哥的兜里。”我更加愕然了。辉子说:“这社会,挣钱不出力,出力不挣钱。要想在这古城混,不动脑筋是不行。你没看我刚才把他空调的制热系统给拔了?到冬季他就要找我来维修的!”我问:“那你不怕老板发现?他会找你维修?”辉子就笑我孤陋寡闻了,连点最基本的常识也不懂,现在是秋季,不用制热。我说:“你这家伙到底是只猴呀,猴精猴精的。在念书时,你能买一瓶墨水放在教室搞有偿租赁,一毛钱一笔管,现在又能搞空手套狼?”辉子得意的一笑,说:“没办法,环境逼的。”由于得意过度,一不留神把车撞在前面的电线杆上。

我很惋惜 ,辉子也很难过。他说乐极生悲呀。我们把车靠在路边,不知所措。这时,过来一位老司机,说:“有啥难过的?不就是撞个窝嘛,找保险公司,全保!”

辉子就拨通了保险公司的电话,值班人员详细询问以后,说,这是个小事故,用不着现场勘查,你把事故照片拍出来,到时连你的修车发票一同拿来,两千元以下,全部理赔。

辉子把理赔款拿到手以后,又把我们领出去狠狠吃了一顿 。说:“我现在又找到一个新的挣钱门路,净赚不赔。”我问:“什么好项目?”他说:“都撞车撞出了灵感,现在我就要专门撞车,故意制造事故,找公司理赔嘛!”我说:“那样不可以,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嘛!”他说:“什么道与不道的?那些贪官污吏讲道了没有?还不是照贪不误?”我一时语噎。

辉子越玩越精,不光自己撞,还时常帮别人撞。每假撞一次 他都要拿一半的提成,并且还把那些值钱的零件提前卸下卖给维修公司。我对他说:“辉子,凡事有度,该收手了。多行不义必自毙。”他嘿嘿一笑,说我纯脆是空穴来风,是一个忠实的统治阶级豢养的走狗。这世上哪有什么因果报应,钱多难道还咬手不成?

我捏了一把汗 ,但我知道我的话对他来说就是耳边风。在一个晴朗的中午,他又准备为别人代驾制造一起交通事故。一切谈妥之后,从容的钻进驾驶室,刚刚启动马达,发动机就“呜呜”的哭着,整个车身也随之颤栗起来。他踩尽油门,车像一头疯牛,一头撞在墙上,猛然又来一个反弹,车尾跌进路边的悬崖——

夜晚,缓缓的向我走来;天空,隐隐点缀着几颗恒星。我想今晚 ,是否又会出现一颗流星??(吴有臣 陕西 旬阳)

友情链接

热门标签

精选美文| 每日趣读| 故事汇| 星座运势| 情感故事| 文坛动态| 原创推荐| 文学小说| 现代诗歌| 励志文学| 短篇文学| 经典散文| 文学随笔|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7 www.fazj.org 最佳文学网 版权所有  

顶 ↑ 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