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文学 >  春妹讨债 >

春妹讨债

来源:最佳文学网 栏目: 短篇文学 作者:文学爱好者时间:2019年09月10日 13:40热度:89℃

那年冬天,我从京城迁移到广州,本以为脱离了北方的严寒,这南方的羊城应该会多几许温暖,但让人猝不及防的是,这年广州的冬天也较为阴冷,使我常受到寒意的侵袭。 我寄居的处所在广州北郊的一个城中村里,房租费用与京城相较,倒是便宜了不少,而住所的面积

那年冬天,我从京城迁移到广州,本以为脱离了北方的严寒,这南方的羊城应该会多几许温暖,但让人猝不及防的是,这年广州的冬天也较为阴冷,使我常受到寒意的侵袭。

我寄居的处所在广州北郊的一个城中村里,房租费用与京城相较,倒是便宜了不少,而住所的面积也较京城的房间宽大了些。然而,这城中村的房子,却自然是逼仄的。房子后面的一个小窗户对着另一幢房子的小窗户,若是双方皆打开窗户,便能细声耳语,或握手言欢,若是双方的感情得以奇特的发展,便可尽情地接吻了。

房子前面还有一个窗户,也较后面的窗户大些,但窗外是个狭小的“天井”,终日不见阳光,只有弱弱的惨白的光笼罩其间。住在这所房子里,早晨要比别人晚天亮一个多小时,晚上要比别人早天黑一个多小时。若是碰上阴沉的天气,便只在正午时分有些许的光亮在房间逗留一会儿,还未到傍晚就飞快地溜走了。

离开京城时,我将一些带不走的或者认为是个负担的衣服、用具及几本闲书,统统扔给了北京的废品站,算作我留给此地的一点纪念吧。我轻装南下,到了广州只剩下背上包的一个包,手上拉的一个行礼箱了。这些东西往房间里一摆,反而让房间显得大了许多,让人颇有宽敞之感,并为自己增加了国人的平均居住面积而骄傲。

离开了一个陌生的城市,又来到了另一个陌生的地方。初到广州,我朋友甚少,能谈得来的朋友就更少了。每天,我只与几本法学教材相依为命,它们似乎是我的良师益友,又是我的知己,得其足以矣。

匡篙是个自命不凡的青年,喜诗,易受外物的感动。当时,他也从另一个城市迁移到广州不久,住在我的附近。一个天色灰暗的清晨,他敲开了我的房门。他的身后还有一男一女,年纪与他相仿。

见到好友,我自然高兴得很,赶紧将他们让进屋。匡篙是个洒脱的人,不愿受客套的约束。他从里屋拖来几把椅子,让我们围着一个小火炉坐成一圈。屋里顿时温暖起来了。

匡篙刚坐下,便忙着为我介绍他带来的两个陌生青年。男的是他的老乡,叫大华,在广州打工五年多了;女的是大华的女友春妹,也在广州寄居了几年。这次二人正好找他有点事,他便带到我的住所来了。

我打量了一下两位萍水相逢的朋友。大华国字脸,平头,身子与手脚都露出壮实模样,给人以踏实之感;春妹的穿着与长相没什么特色,与我们在厂区所见的千万打工妹一样,朴实而简单。

可不知为何,大华与春妹自从我见到他们之后,就一直觉得他们有些许的沉闷与失落,两人的眼睛里还时时流露出忧虑。我问大华与春妹在哪里做事,住在哪里?现在的事情好不好做等,但我问了许多的问题,他们却毫无谈兴,只是作了最简短的回答,好像两个小偷被警察抓住后,一副坚决守口如瓶的样子。

匡篙听了他们说话,很是着急,于是不等我问完问题,他便插话进来,说大华与春妹最近遇到了大麻烦,所以两人心情一直比较糟。

我说,我们虽是第一次见面,但都是在外地打工的,出门在外都不容易,有什么困难定当相互帮助,若是把我当朋友的话就说来听听,看我是否能帮你们解决这个麻烦。

大华与春妹你看我,我看你,都希望对方说话,最后又将目光齐刷刷对准匡篙,意思是要匡篙为他们代言。

匡篙不假思索地说,春妹去年借了五千块钱给一个男同乡,一直未还。最近一段时间,大华与春妹双双失业了,手头趋紧。到了上个月,她们连房租与伙食费都支付不起了,只好向男同乡讨债。可谁知此时男同乡翻脸不认人,不仅不思恩图报,反而拖着不还钱,还时常躲着不见面,这让他们两人很是恼火与无奈。

我看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叫几个兄弟把他妈的揍顿死的,看他敢不敢不还钱!大华听着匡篙给我介绍情况,憋了大半天的火气终于暴发了。他激动地站起来,挥舞着拳头,一副要打人的架式。

我正要规劝大华,春妹先发声了,她说大华你就只知道霸蛮,真是个猪脑子,你也不想一想,你把他打死了,不仅钱要不回来,你不也栽进去了?

匡篙也在一旁责备大华,说你这么大个人了,也在外面这么多年了,还这么冲动,不解决问题的做法千万不要乱来,违法的事情就更要慎重了。两人将大华说得将头深深地埋到裤裆里去了,只甩出一句话:那你们看怎么办呢?

相关文章

友情链接

热门标签

精选美文| 每日趣读| 故事汇| 星座运势| 情感故事| 文坛动态| 原创推荐| 文学小说| 现代诗歌| 励志文学| 短篇文学| 经典散文| 文学随笔|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7 www.fazj.org 最佳文学网 版权所有  

顶 ↑ 底 ↓